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端午,莫名想起这段_(:_」∠)_
话说不会吃粽子把粽叶也吃了也是个经典老梗了×不过游戏也……至少十年有了吧……

唉其实cp的话我更喜欢紫纱,但是纱纱自己喜欢的就是那个小野人啊……小时候不明白他们间到底咋回事,长大之后回去玩才搞明白了这四只中间的箭头,然后吧箭头归箭头他们四个还都是过命的交情,所以更好吃啊(……)

现在想来仙四是奠定我剧情和人物审美偏好的作品之一,爱它一辈子。

人生第一次满破排五——!
虽然满破的是一个我感觉比较微妙的角色……逆先夏目可能是二年追忆时期唯一真切盼望过英智生理意义上死亡的人……心情复杂。
毕竟虽然这游戏老是死啊死啊战争啊革命啊血啊剑啊的,但基本都是精神层面&日日日式魔幻对话上的,实名脑残英p的我看到那个发言果然还是心情微妙。

宗老师诅咒英智我觉得他蛮可爱的(笑哭)
夏目,唉,持续性心情微妙。
讲道理我看主线的时候对北斗也心情微妙!
但是疯狂喜欢明星,因为明星是真的……通透,明白一切。

就算阿官出他们面对面交流港清楚我估计还是会一直微妙下去,哼╯^╰任性!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结局·上

(我以为能一发写完的……太高估自己了……写的稀烂不说还分了上下……绝望……)
(持续性微量【洛溟】预警,顺带打个广告!七九红线维护小队:657924080)


七九线TE

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然而到了沈九这,变成了“一鼓作气,被打断,逃,不回。”

可怜刚被一下暴击的岳掌门,才反应过来,向他剖表心迹的人就没影了,而且表白者跑了不说,等人携了明帆去清静峰时,却被告知“拒见一切来访者”,传话的弟子头低了又低,小心翼翼瞄了眼素来待人宽和的掌门师伯——没生气,只是带着无奈的笑摇了摇头——这才松了口气,对明帆道:“师尊还说,等大师兄回来后自去藏书阁抄高级心法三十遍……长,‘长长记性‘。”

明帆眼前一黑,下意识抬头望向岳清源,指望这位唯一劝得动小师尊,也帮他们免过几次罚抄惩罚的长辈能救他一命……然而这次他的算盘注定落空,清静峰弟子一贯的“救星”笑容和善:“清秋师弟做事皆有其用意,明师侄遵循你师尊命令就好,不会有错的。”

语罢又和传话弟子交谈几句,回了穹顶峰。


他大可书笺一封递上回答,也能灵力传讯、弟子带话,可这次年轻的掌门犯起了多年未有、不讲道理的固执,执拗决定站在沈九面前亲口回应那份破蛹而出的勇气……此时的他们只需等待,也终于能经起等待,待时光化去小小的恼羞成怒,即可同归。







穹顶殿里另一个不幸打断了师长交谈的大弟子耷拉着脑袋把需要过目的案卷公文整整齐齐堆好,他直觉明师弟此去是易水萧萧前途无亮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师尊不会罚自己的吧?他拜入穹顶峰后就没见师尊重罚过什么人,更别说因为私人原因——
好吧,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参照,师尊看上去老好人一个,真算起来却根本没人敢在他面前闹事,而唯一一个敢在师尊那里几次三番搞事的……

是沈师叔。

穹顶峰的大弟子打了个哆嗦,被刚归来的自家师尊投来了询问性的一眼,他连忙敛了心神,认认真真报告起今日收归上的事务,报告完毕正要出门时却被叫住了——师尊将他呈上的案卷粗略一分,退了半数回来。

“师尊!?”

“往后不用事事都交来过目了,为师相信你。”

……


事实证明能当掌门的语言水平都不是一般的“可以”,年轻的弟子起初还惊疑不定,想师尊是不是要罚自己,三两句话下去想法就被带跑了,满脑子都是“这是磨炼!是师尊对自己的期望和信任!”抱着一半案卷斗志昂扬跃跃欲试。

岳清源略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大徒弟热血满怀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有种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架势,习惯性忧心了门派未来几秒才想起来忽悠人的是从没骗过弟子们的自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狼毫浸入墨中。

……可他为什么突然起了这种堪称幼稚的,捉弄“报复”徒弟的心思?

青年提着笔悠悠然开起小差,视线越过砚墨简牍,落到木雕的窗外,如洗苍翠中一尾红色蜻蜓轻轻一点,栖过的草叶颤了颤,在某人含着笑意的眼瞳中展回原初。

约摸,是跟尚年少的沈九在一起待久了,白沙在涅吧。

——————————————————————————

绝地谷七岭连缀,地势曲折险峻,却不绝人生路,半年前四大派没怎么争议便敲定了此处作大会场地,苍穹山派车马出行几日就抵达了山谷,一众师长辈例行寒暄后落座高台——包括沈清秋。

作为宗师级人物,长久不出现势必引起它派疑问,好在修真之人闭关三年两月都算“正常”,前几年苍穹山派对外的官方解释是“清静峰峰主在闭长关”,而这次,一则六年不见人影确实有点久,二则沈九外貌已经恢复到了十八岁,虽然怎么看怎么都余了丝少年意,换上峰主服后却生生压住了那点盛气,加上“闭关时遭到反噬导致修为和外貌暂时倒退”的解释,倒也没什么大违和感。

大会开场按部就班宣读规则,给新秀下注的传统自然也被人提了出来,几个峰主纷纷押了自家得意弟子几百至千余灵石,齐清萋下完注后看站在一起的洛冰河柳溟烟,没忍住,拿胳膊肘撞了撞柳清歌,问:“你不给你那徒弟也押一点?”

柳清歌冷哼一声。

随手在明帆和宁婴婴身上扔了几百灵石的沈清秋闻言抬眼,扫过柳清歌表情,又顺着齐清萋视线看向相谈甚欢的洛溟二人,心念一动,转头押了洛冰河两百灵石。

——虽然两人关系早不似变小前水火不容,一年半前全山找人事件更极大程度缓解了他俩下意识对对方剑拔弩张的习惯,但沈九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让柳清歌不痛快的机会,他不痛快他就开心。咬牙切齿想置人于死地的嫉恨是没了,不过没事膈应柳清歌一下实在是令人身心愉悦……尤其在他恢复了来苍穹山派的记忆之后。

清静峰峰主说话的声音不小不大刚好传进抱剑而立的百战峰峰主耳中,柳清歌头也不回,道:“我的弟子还不用别人来鼓励。”

“仙盟大会没有规定过只许为自己弟子下注吧?”

柳清歌终于转身,与沈清秋对视:“他要不夺得魁首回来,也不必再当我亲传弟子了!”

正与昭华寺方丈寒暄的岳清源被这番动静惊动,连忙过去打圆场:“好了,低声。清秋说的没错,仙盟大会确未规定只许为自己弟子下注,洛师侄天资聪颖又勤于修炼,柳师弟不必对他如此严苛……我同清秋一起押洛师侄两千灵石,莫要再吵了。”

沈清秋挑眉,折扇一合施施然踱回自己座位。

柳清歌脸黑了又黑,碍于岳清源刚刚说的话,只能扭头离开。

“——既然掌门师兄押了洛师侄,那我也押一些吧。”

围观了全过程的魏清巍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兴致勃勃,其他峰主这下终于找到了起头人,洪水开闸一样纷纷给洛冰河下起注来,零零散散加起来居然到了五千之数,柳清歌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全体师兄弟师姐妹“背叛”,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此时身边最后一个未掺和进这事的人都含笑开口:“我也……”

“清芳?”

木清芳拍了拍柳清歌肩膀,递给他一杯半温的茶,下注去了。

柳清歌“孤零零”站在原地,半晌,一口闷了那杯茶。

—————————————————————————

某种意义上……洛冰河并没有辜负众位长辈的厚望。

进入绝地谷没多久他就遇见了柳溟烟,两人碰面时皆是一怔,而后却笑了起来,他们举剑隔着剑鞘轻轻一抵,便转身背对彼此分开,再之后,柳溟烟短短半个时辰内登上了榜单第二,洛冰河却因帮助他派弟子始终徘徊中游。

高台上其他掌门早因苍穹山派几乎所有峰主都给洛冰河下注而关注起这个年轻的弟子,除了幻花宫宫主开始时微有失态,其他人对少年的评价皆是“品性上佳”,交口称赞了一轮后又是枯燥的观看。

——直至子夜。


———TBC———












问题结症之一是……很久以前脑结局的时候BGM是“前前前世”,写这章时BGM是vc版的“东风第一枝”,提问,东风第一枝和前前前世之间差多少首BGM才能歪过去?

追忆五,最后一天才决定要满破老零。

感谢零p不肝之恩,自打满破老零之后排名刷刷的好打×

剧情使我在暴打日日日和想要暴打不好好看剧情理解剧情的角色黑之间徘徊×

不过每个人做出决定的前都已经知道了会有的后果,骂声是必然的,敬也好英也好都有心理准备的,真正玻璃心的其实是屏幕外的我们……

所以最后千言万语一句话——日日日,我问你,你的良心在哪里!!!!!!!!

“立足现实,又常常用细节让读者会心一笑或是引起他们的共鸣,情趣十足。

立足现实,讽喻,描写,重视情怀。

赏阅小说的方式比较经典传统,用画面展现内心的真实情感,同时张弛有度,不会让自己过分陷入情感的漩涡中。比较中意散文的感觉,温婉富有情调是IDER比较常见的特征。

IDER型的创作者温和地围绕着真情实感施展自己的才华,他们的文字富有韵味,很容易令读者代入自己描绘的情景。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持对实在的人和事的关注,立足于此演绎出自己的趣味。对读者的专注力提出太高的要求在IDER型写手眼里是显得有些刻板而不近人情的,他们更期待读者对自己丰富的细节有足够的理解力;IDER型写手不喜欢过分虚构或超前的点子,体验是他们眼里的文字的首要意义。”




……

…………

………………

原来我是这样的么……

不过确实写啥都是脑子里先蹦出一个画面,然后温度触感声音这种?再为了一个画面扩充出整个故事×扩充的时候冒出新的画面……容易代入这个有没有我是不知道只能等好心人回答了×

【七九】发

(突如其来的短打,窝窝窝画不好画填坑又慢˃̣̣̥᷄⌓˂̣̣̥᷅只只只能这样了对不起)
(原作背景,大概是悲剧发生前的某个小片段,那时候还蛮……孩子气?的少年七九)
(ready?start↓)






沈九其实挺讨厌别人碰他头发的。

原因不用“大概”,就是曾被人拽着头发打过:没要够钱被惩罚时成年人顺手一拉,或者打架时被扯住狠命攻击——街头底层的孩子打架大多一个路数,拳头腿脚牙齿能用的统统用上,眼睛头发下三路打哪有用就打哪,沈九开始吃亏良多,打的多了后才发现板砖的妙用,配合上阴招无往不利。

然而到最后还是发展成了谁碰他头发他就揍谁,无意者眼神示警,故意者拳脚……或者板砖相交。


“沈九你发什么疯?不就碰了下你头发!”

新来的孩子捂着左眼不住倒吸冷气,退了好几步方才敢开口质问,气势汹汹外强中干,对面比他大不了多少的沈九抱臂一声嗤笑,四处张望准备拿砖头给人个更“深刻”的教训,拾砖块的手却被人拢住了,他不抬头也知道拦他的人是谁,悻悻然扔了石头拍拍手上的灰站直了,对逃的更远的家伙冷声道:“碰?要不要我也‘碰’一下你头发?”

这倒不是小九的错,岳七想,小九一向讨厌别人碰他头发,除了……

……除了他。

往日里早该居中调解劝阻两方的少年突然神游了起来,一个跳脱、幼稚、孩子气的心思击中了他,岳七伸手,轻轻的,在沈九发间碰了一下。

一刹那所有声音都没了,刚刚还在放狠话的沈九扭头瞪岳七,似乎是在恼火他的拆台,又似乎只是“九式风格”的问他为什么,素来老实的人迫不得已,只能撒了个“有柳絮”的谎。

再回头时被打的孩子早逃了。

沈九忍无可忍一脚踩了出去,岳七自知理亏,摸着鼻尖憋住笑任他踩,劝人的时候却没忍住又伸手揉了揉沈九脑袋,趁人爆发前赶紧拿出攒钱买的肉包子试图平息小少年的怒火,最终理所应当的失败。

两人皆不知逃跑的孩子在心里恶狠狠的想:“明天一定要起的早一点,再早一点!抢了你的地盘看你沈九还怎么嚣张!”兀自分了食物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之后日程的规划与人牙子对他们未来“工作”的打算。

午后日光正暖,谈话间柳絮吹落,轻轻擦过少年眉梢。



————end————


(OOC小剧场)
(七:干枯毛糙分叉打结……小九,该洗头了。)

梗源自突然忆起的初中生活(……)
不晓得其他人怎样,但我初中的时候,碰到喜欢的人的头发、或者被喜欢的人碰一碰头发,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为了我们重要的人,就要让别人重要的人上战场么?我们这么做,和华京里那个老头又有什么区别?”

“我从头到尾都只想保护那么一个人,为了保护一个人而去牺牲更多的人。我不知道这么做正不正确,我只是……不想后悔。”

“师兄啊,有一句话我从小就想说了。”

“?”

“跟我这个后相认的比,你和我哥才是亲生兄弟吧!”




……总觉得这段到正稿里会删,因为脑内还有一个
“他是我仅剩的亲人了。”
“他也是我唯一的亲人。”
能替orzzzzzzz

时间轴转不过来,胎死腹中几率upTAT
(是七哥跟沈老师的对话,但是估计根本看不出来×)
(谁叫是无魔架空乱世背景呢×)

关于冰哥和梦魔的瞎想

突如其来的剧毒。

其实按起点文路数……好吧其实那类我也没看过多少也就天蚕土豆和唐家三少勉强加一点西红柿,反正按那种套路,随身老爷爷/随身各种各样的人,和日天日地的男主都是关系非常好的×

那如果梦魔老爷爷他不是个老爷爷是个美青年的话是不是会有冰哥和梦魔的cp(……)

参照斗破里的炎尘吧算是×本来看文的时候还没出斗破漫画,脑补的药老都是慈祥老爷爷结果漫客那边一放人设——啥???说好的老爷爷呢?为什么变成美青年了??结果看着看着我就,我就……萌上了萧炎×药尘。

所以同理推一下啊!!!!虽然狂傲仙魔途是个男主黑化黑化再黑化的黑化ver但是冰哥遇到梦魔老爷子的时候还是朵小!白!花!啊!!!!!

于是同生共死有了(……)谆谆教诲有了,老爷子性格还蛮好的我觉得……看渣反里他和师尊和冰妹的对话×

狂傲里小白花的冰河还没有春风化雨般的沈老师让他珍而重之的放心底,说不定是会叫梦魔“师尊”的,毕竟白花又不是傻×我记得渣反里沈老师刚来,叫小冰河过来的时候冰河想的是“以为师尊要继续‘教导’他”

所以洛冰河这孩子门儿清啊其实。

而且记得沈老师对小说里冰哥的评价是“杀伐果断,恩怨分明”

怨么看沈九,恩……对比一下说不定冰哥会对梦魔很好的?就算可能互惠互利但是狂傲线一直一路走下去私以为老爷子最后会对冰哥掏心掏肺的。

然后继续剧毒,按照种马升级流套路,随身的无论老爷爷还是美青年还是美人多数会重新变成实体……如果人真的实体成美青年那……?

而且真的狂傲线里尽师父职责的就只有梦魔吧……

残阙歌·断章

新脑洞里一个没前后文的片段至于正篇……薛定谔的坑薛定谔的我_(:_」∠)_
雷,无魔乱世背景,是一起长大且啥悲剧都没经历过的俩:没进过秋家所以san值正常的九,没定约失约所以不苦大仇深的七……OOC到天边了。
九大垣一岁的兄弟设定,且魔改了一下十二峰主是同一个师父。
最后感谢小子阶给七哥的枪起了名字(沓障),无魔世界所以上战场的各位都是枪剑皆精的×






平岫梦


沈九拍开酒坛的泥封,带着几分犹疑与好奇尝了尝被师父吹的天花乱坠的酒,顿住一瞬,刹那间表情变成了一言难尽的嫌弃,他把酒坛向左一递,冷冷给出二字评价——

“难喝。”

岳七接过酒坛,喝了一口,也默默的放下了。

所以为什么,师父会说这东西好喝呢?






“……你醉了?”

“嗯?”

“脸,很红。”

是应该很红。

不用抬手去摸都能感受到双颊滚烫,可分明他只喝了一口,现下也神思清明,目之所见亦不像描述中醉酒之人一般重影甚至模糊……相比之下现在正把手背贴上他脸颊直接验证猜想的沈九才更像是醉了。一年四季无论何时都微凉的手只渡了一瞬冰雪也似的凉意就移走了,沈九定定的看着岳七,半晌,吐出三个字。

“可以用。”

岳七失笑,下意识伸手揉了揉身侧小少年的头,沈九奇迹般的没有躲开,而是当着人的面就开始细细碎碎念叨着什么,诸如“让人下意识放松警戒心”啦,“可以装醉套取情报”啦……甚至到“那样除了我就没人会灌你酒了”,一边说一边还带着保持着满脸嫌弃把酒坛扒回来又大口喝了许多。

“果然还是难喝。”

十三岁的少年再次下了判语,转头两只手一齐呼上了身侧人脸颊,冰凉贴着微烫,两个人都是一怔,觉得好像有点不妥,可他们从小到大暖手这事没做过一千也干过八百,现在顶多是暖源从手变成了脸,却无端生出了点尴尬和窘迫。两人大眼瞪小眼干看了好一会,以沈九收回手,小声嘀咕着“头晕”靠上身后土墙告终。

秋虫夜鸣,碎星点墨,少年垂下的眼睫投下鸦羽般的阴影,岳七抬头望了望天,再侧耳听沈九那细微到接近听不见的呼吸声,鬼使神差的,又捧起了那坛酒。

他是真心没喝出什么传说中的“人间美味”来,可又实在架不住少年人那点好奇,想说不定是没喝习惯?多喝点就觉得好喝了?于是便和之前的沈九一样,不知不觉间喝了许多……脸更热了,人却莫名其妙精神不少,神思敏锐更胜平常,难道这就是醉?

他们俩本是瞒着沈垣出来的,此刻还不想回去,沈九抱着双臂刚觉得晚上的风有点冷,就得了一件外衫——岳七不知不觉间已经喝完了那坛酒,完满甚至是过剩的精力让他下意识去拿玄肃想练一练师父新教的招式,不料却捞了个空。

披上他外衫的沈九右手抱着玄肃修雅两把剑,左手扶上太阳穴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脑袋,见人望来随手将沓障扔了过去,不甚清醒下歪着头冷哼一声,一副“我不舒服不能练剑那你也不准一个人练”的态势,让年长的少年哭笑不得,只好接过长枪从起手式练了起来。

那晚一套枪法不知道练了多少遍,教过的没教过的都在那份清明里融会贯通,身后不远处半醉的少年闭眼轻敲起怀中不知谁的配剑,哼起久远以前他们在书院窗下偷听来的诗……









很多年后岳清源依然能从秋夜的酒香里汲取到无端的安宁,已不再年轻的人在繁如霜落的星海下回首,仿佛还能看见素衣青衿的少年,抱着他与他的剑,缓缓而歌。



———end———

扩散性段子×

起义组刚开始扩张势力的时候,某人喝酒时的诡异特点被用到了极致。

彼时还不到二十的年轻人先来一句“岳某不善酒力”,再开始喝,一口就上脸,然后端端正正继续灌,那个时期入伙的多为屠狗市井之徒,见人如此,往往一拍大腿:“小岳都醉的脸红脖子粗了还和我们一起灌,人实诚,爽快!跟你干事了!”

九:计划通√

七·其实真的没醉·入伙聚餐之后还得把醉成一坨坨的日后下属搬回休息的地方:(保持微笑)

垣:?说好的以义服人呢??兄长师兄你们俩这是合伙欺诈吧???

上帝保佑能用这张鱼蹭到活动的奖励(……)
镜子真可爱(๑´∀`๑)
为什么这漫画更新的那——————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