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想……想找代肝搞ss……八千钻碎碎还蛮好打的……毕竟我是2-2-2-3卡组啊……除了紧急,特大都是2lp就能打的,这期蓝后特看脸说不定还是能跨过去的emmmmm……
但是绝对不能被迷惑了抽卡池!下期卡池可是有涉涉和英英的鸡兔同笼啊!!!!!当初日服出了下期卡池多少涉英太太写了画了鸡兔同笼的车!!!下期卡池奔三星去√
以及还要攒钻为了明年的天使英南国英红茶部部活英!
有英智就是天堂(暴言)

踏上通往奇迹的征程!!!

虽然输了但是也一小时之内把英英送到了终点。

老零你等着,明天决赛我碎钻碎几千给你弟弟应援!!!!!!(化悲愤为动力)

eiei输了我就去支持让和他一个社团的栗子!!!!!!!!!明天比赛时间我要短暂当一个赛程的凛月p!!!!!!!!!

(虽然理智告诉我朔间骨科里其实老零人气更高,预测我也预测了零栗司<(。_。)>)

掌门师兄的奇妙冒险·序

缘更、慢穿、沙雕且第一个世界我自己都没想好,七哥在同人世界慢穿的时候不能用自己身份,只能顶着无名路人的身份行动。
接【将死】,是七九方面的后续,懒了没修文干脆让系统话痨叨逼叨了一堆。
go!





  直到苍穹山派这一代所有峰主都退位后,沈清秋依旧没有醒来。

  若干年前某一天,沈清秋突然摇着折扇造访了苍穹山派每一位峰主,所述之事大同小异,总结之后都是:“我不是沈清秋,而是一个异界的灵魂,被天道命令用沈清秋的身份生活和做事,现在天道又要送我的灵魂回去,附带冰河,沈清秋不会死,但是我也不知道原来的沈清秋还会不会回来,此次来做永别……别过十几载春秋,谢一场相逢。”

  然后第二天,沈清秋果然一睡不醒,连带着洛冰河也完全失踪。

  最初确实混乱过一段时间,不过好在魔族的二把手漠北君似乎也不是个喜好征战的性子,几十年时光白驹过隙,这一任峰主齐齐交接换代,又在独自零落天涯的日子里接连逝去,包括一直长睡不醒的沈清秋,和退位后留在了苍穹山派的岳清源。  

  他等了那个人一辈子,到死也不曾见所思念者睁开双眸。

  

  

  
  
  “魂魄收集系统激活中……”
  “用户锁定开始……”
  “穿越功能加载完毕,欢迎用户使用本系统。”

  “……?”

  岳清源清清楚楚记得自己应该是死了的,修真者比常人多寿,可惜他重来转修的功法伤本耗元,最后大限至时同代峰主无一陨落,谁料死前还在不甘沈九到最后也没醒来,死后就莫名其妙进入了一片虚空,接着某个多年前听过的声音响起,说出的话却没一句听得懂。

  他记得这个声音应该是沈师弟说过的“天道”……虽然“天道”本身称它自己为“系统”。临别那日沈垣为了方便解释直接搬了系统出来连接大家的神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收了足够多的能量和积分,系统在那天一反常态有求必应,给无数被解释的人留下了心理阴影和深刻印象,好在修仙之人本就对“三千世界”类似概念接受度极高,才没造成世界观崩塌怀疑人生的后果。

  但这不包括死后被“天道”找上门还能保持淡定。更不包括听得“天道”说他所等待之人早在几十年前就被打散了魂魄,所以才无法醒来,依旧能波澜不惊。

  “非常抱歉,为了便于上一位用户融入本世界,系统移出了上一位用户使用身体原主的魂魄。但由于系统操作不当,导致本因暂封于本系统中的原主魂魄被打散,并飘落到其余平行世界中,如不将原主魂魄修复完好,原主将无法转世轮回。”
  “原主魂魄碎片因同源相吸,将附着至平行世界的‘沈九’个体之上,由于此世界为书籍投影世界,平行世界将为原书籍衍生作品投影世界,魂魄收集条件是令那一方世界的‘沈九’个体不夹带任何负面情绪,由衷的感到喜悦。如果难以完成,也可在那一方世界等待,等到‘沈九’个体死亡,并且贵方那时在‘沈九’个体身边,系统会自动捕捉死亡后散逸的灵魂碎片。”  
  “经系统检测,与原主因缘最深的贵方被自动选为新一任用户,本系统将竭诚帮助您穿越平行世界收集魂魄碎片,以及为了维持平行世界运转稳定,贵方将不会担任自己原有身份,本系统将为您筛选可使用无关者身份,祝您旅途愉快。”
  

  “穿越系统开始运行,倒计时3、2、1……”

  “等——”

  

  等什么等,开始掌门师兄的奇妙冒险吧!

  
—————序·完—————

(系统你这么欺负一个百岁老人难道不羞愧吗?)

(系统:羞愧什么,你看上一任用户我是怎么折腾的。)


完了我现在好喜欢七九棠三角啊……
七九双箭头,九棠也曾经是双箭头,脑了一个三人全灭的场景(……)

为了写奇妙历险回去又去翻棠妹出场,才发现她最初的时候,形容词是凄艳欸……突然想如果她真的杀死了沈九,报了仇,又从来没有碰见过洛冰河(冰哥),会不会自杀啊……一下子人生目标没有了,又是实打实真爱过的少年,if谁再告诉她一下真相emmmmm

而且我痛苦的发现我又双叒叕和大众逆cp了,为什么冰哥我越品越受啊😭😭😭😭但是冰妹是越品越攻不变的×

种马文男主被日爽感翻倍√(个人恶趣味)

……还是取决于爱吧,在我眼里,冰妹之所以攻,因为他拥有对沈老师的爱,以及沈老师对他的爱。

而冰哥之所以在我这都快成总受了大概因为他内里是“空”吧……

但是!我要吼!冰哥柳姐纱姐的红白玫瑰!带感!

我一看这个排名就心绞痛……
就是两个课程特训的事啊!因为已经满破英智也用完资源所以懒了让它自由落体,结果落到这个排名我?????

不行我真的忍不住TUT

将死实在是……虽然企参的很早,但是暑假兼职根本没时间写,开学又一堆事,最后疯狂赶死线的结果是,删了好多想法和剧情orzzzzz

比如最无关紧要的,沈家兄妹的名字,其实我是起过的……按年龄顺序兄妹四个叫沈思,沈堂,沈垣,沈璇。

……
…………
………………

对没错(摔)!就是思堂和星璇!仙剑粉(游戏粉)一看就知道了!是仙三外传里那两个基的不行三个结局两个be的忠犬系(……)黑猫和明明是狼却跟萨摩耶一样天使的白狼!我个起名废干脆夹带了萌的cp的私货——谁叫星璇他原来设定期间起的第一个名字是星垣啊!我当初翻王阿姨的仙剑忆往看到璇尼桑初版设定名字是“垣”的时候内心翻江倒海根本停不下来!

暗搓搓记一下我删了啥×可能也许大概会重写翻新×

1.里沈老师其实问过系统这个身体的原主会不会醒以及灵魂去哪了,系统沉默,没告诉他。
其实是我在写贺文的时候日了狗了突然开出一个鬼畜搞笑并且套路的不行的七九快穿脑洞,还嫌麻烦直接接在了将死这个世界的后续里。
将死是渣反世界嘛,设定系统为了移人过来把原主灵魂打散了(……)而且还想利用一下这个散掉的灵魂,有关后续任务所以不告诉沈老师原主灵魂怎么样了,等沈老师回去了这一代苍穹山派所有人都死之后系统会去忽悠掌门师兄的魂他去收集碎魂好让人能转世,顺带拎跑他的能量(修为)当代价,这样渣反世界战力天花板的两位能量就全被系统卷跑了×

还有这段沙雕对话因为格格不入被删了↓关于那个不正常的时间流逝速度×

  
  “……系统你这个报时是不是有点问题?我觉得我好像只说了十几秒的话,为什么你报时却一下子少了十几分钟?”

  “此空间内时间流逝速度为外界六十倍。”

  “怎么不早说?!”

  “贵方未提问。”

  “……”

  

  他就知道,这破系统的尿性是不会变的!

本来吧2.里的魔族小兵是有剧情的,以他视角看魔族和冰妹算是,然后冰妹那个“杀”其实是在小兵身边说的。

3.里师兄原本还有一段剧情,就是以书中世界人物立场问沈老师这个外来者,这个世界和世界里的人对他的意义。
个人觉得沈老师蛮随遇而安的,是把大家当成活生生的,真实存在,和他有情感来往的人,他回现实世界永远不回来,就好像旅游去了一个地方,认识很多朋友,没有留联系方式,以后再见不到了而已,可是记忆是真实的,发生过的一切是真实的,产生的感情也是真的。
所以沈老师回答,这个世界是他的第二个归处(第一个是他本来存在的世界)。
掌门师兄就笑了,说如此便好,不枉沈师弟与此世相识一场。
(不要问我为什么给掌门师兄那么多戏,渣反看下来我最喜欢三个角色,按喜爱程度排序1沈老师2沈九3掌门师兄ㄟ(._.ㄟ∠)_全写出来太喧宾夺主了删删删)

其实4.本来该是5.的,原来的4全没写(……)沈老师最后一个找的峰主是尚清华。
这俩就是老乡唠嗑啊,掀什么马甲都知根知底的,不过聊的时候沈老师有问过为什么尚清华不回去,飞机大大沉默,“瓜兄啊,不是所有家都那么……的。”
沈老师就明白了。
然后沈老师问飞机大大,他打算和漠北说吗?飞机巨巨就双手笼在袖子里,望天,说顺其自然吧。(对我本来还想夹带漠尚的漠尚那么好嗑!!!)
最后飞机巨巨问,会不会我们在的那个现实其实也是谁书里的,瓜兄你能确定我们在的就是现实吗?

沈老师没有回答。

所以他在冰妹问他关于虚幻和真实的那个问题时才会马上给出答案,因为想过了。

4.也就是原定的5.里应该有沈老师跟冰妹唠家常哄冰妹好长一堆的……比如槽小妹,比如说父母,比如他俩其实还有时间吃顿饭的×

然而加不进去………………………………

等等这么一看我岂不是删了一半大纲没写??????😱😱😱😱😱😱

最后关于后续,说实话,这篇灵感,就是看有好多同人写的是沈老师和冰妹回了现代世界_(:ᗤ」ㄥ)_巨想给那些文补个前序,再加上那个把每天当最后一天活的鸡汤,跟“这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句话,三个东西一撞×

冰秋虐什么虐!后续就是沈老师在现实世界顺利找到了冰妹,开始追,顺利追到,追到之后冰妹也恢复了记忆,感谢系统捏的身份冰妹是被一个善良包容的妇人收养的单亲家庭孩子(洗衣妇),沈老师也是在回去之后就出柜了,没有阻碍顺利见家长,在一起几十年直到两人死去。
漠尚嘛飞机大大没回去没告诉,继续好好生活咯。
七九是后接我一个沙雕套路脑洞,补完魂一起顺利轮回去了。

【3H/冰秋】将死

  如果明天我将死去。

  听起来像是什么日本轻小说的名字,沈垣想,而且这不就是传说中“把每天当作最后一天活着”的鸡汤吗?

  但这就是他即将面临的,眼下的真实。

  

  

  

  

1.

  睁眼发现自己在一片纯白中不是什么常见的情况,毕竟有洛冰河在,梦境初始地图不是篁海就是竹川,就算极少数情况下遇到梦境暴走,他看见的也该是栩栩如生的现实场景——而不是现在这种纯粹又无边无际的白。

  

  

  “距贵方社会性死亡还有24小时,请合理利用剩余时间。”

  

  

  毫无起伏的机械音突兀响起,沈垣手一抖,差点摔了梦里都不忘拿着的扇子,然而最让他惊恐的不是突然冒出的人声,而是那个声音通知的内容——  

  “系统你刚才说了什么?风太大我没听清??”  

  “距贵方社会性死亡还有23小时48分39秒,请合理利用剩余时间。”  

  “我……!”

  

  修身养性多年,沈老师差点爆出一句国骂。  

  辛辛苦苦把人生副本通关到了美满状态,冰河那颗曾被摔了碎碎了摔的心都补了个差不多,这时候突然蹦出来说要把他注册销号?!冰河怎么办?他死之后那孩子要是……等等,系统刚刚说的似乎是“社会性死亡”?
  与系统“斗智斗勇”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人类心绪激荡了没多久就迅速抓到重点,虽然不明白这个“社会性死亡”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听上去就很好讨价还价……只要不是24小时后他马上死透留下冰河孤零零一个就行!系统不心疼他心疼!
  沈垣心累的拿折扇抵住额头,眼前所见却并不是层层叠叠的宽袍大袖——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不是清静峰峰主服,而是尚在现代时常穿的T恤长裤,“社会性”三个字又跳入脑海,他模模糊糊懂了什么,拿折扇敲了敲虚空。
  “系统,你说的那个‘死亡’,是不是身体还活着?”
  “是,贵方使用身体将继续维持生理机能,即你们认为的‘活着’,同时贵方灵魂将于23小时9分28秒后返回原世界,贵方在此世界的一切社会关系终止,并永远不会再回到此世界。”
  
  ……听上去像尚清华说过的“回城”,社会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沈垣内核的“沈清秋”死亡了,可明明尚清华那里还询问客户意愿的,怎么到他这就变成强制进行了?!亏他还是VIP!  

  “为了表示对此次强行启动回城程序的歉意,能量源可随贵方前往贵方所在世界,代价是贵方失去所有积分和现有账号、能量源失去所有能量。你们付出的一切将用来维持此间世界运转,考虑到世界稳定性,系统会为能量源在贵方所处世界提供合理身份,并提前24小时通知贵方,如考虑完毕且最终答案为同意,系统将马上执行能量源身份制造程序,请贵方谨慎考虑。”

  

  久无应答。

  

  巨大的喜悦和空白击中了他,提议过于完美以至于他第一时间产生的居然不是兴奋而是怀疑——毕竟凭过往经验,这破系统大多数时间都在贯彻“以坑宿主为己任”——说不定这次是个天坑正等他跳呢!
  
  可还是忍不住编织起他曾经不敢想象的幻梦,幻想再见到父母兄妹后该说什么,幻想洛冰河“现代化”后该是如何——冰河剪短发会是什么样子?唔,他那张脸就算剪成杀马特都不会难看,大概就算真的被洗剪吹了,也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杀马特。
  ——那穿西装呢?白色还是黑色?啊,被小璇看见估计要套他女装,那个丫头可是试图祸害过她顶上所有哥哥的,保不准冰河会因为“想讨他家人喜欢”而被妹妹拉进坑里,以一米八几的个子套上什么小裙子之类的……停,那画面太美他不敢再想了。
  ——如果不当魔族圣君,冰河会做什么工作?白手起家去创业?黑帮老大?影帝?虽然极少看见洛冰河处理文书或者开会,但他相信以那孩子的能力,做什么都能做的很好。
  ——还有怎么和父母哥哥小妹他们解释自己变弯了?倒不是说会被反对,以他对亲人的理解,无论他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家人都会理解和包容……但得防着小璇那丫头写现代版春山恨,更要防着她给冰河灌输什么奇奇怪怪的“情趣”,毕竟现代的他只是普通宅男体质,经不起折腾……
  

  

  一丝、一缕、再一念。

  

  思维春草般疯长,狂喜扎根胸膛一瞬蔓过四肢百骸,沈垣彻底放弃了维持形象快步折返来来回回,兴奋得甚至想马上冲出去绕清静峰跑个几百圈。
  他以为自己在现代世界死透了,是以不敢想起从前,不敢放任自己沉入过度思念的情绪里,更不敢想象家人在失去自己之后的悲痛。
  但现在无所谓了,他还活着,他能回去,甚至可以带上冰河——  

  

  想让冰河看到自己的家人。
  想带冰河到生他养他的地方。
  想把自己喜欢的人推到父母兄妹面前,骄傲的对他们诉说一切:好的、坏的、使人心疼的、令人无奈的……
  系统毫无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青年模样的人却不再在意它说话的内容。
  

  “距贵方社会性死亡还有20小时2分47秒,请合理用剩余时间。”
  

  
  “我同意。”

  
  
  

2.

  

  圣君大人今天心情不好。

  前锋队里赤发独角的小魔三两口啃完刚烤好的地瓜,抬头偷偷看了眼他们英明神武的圣君大人,得出如上结论。
  

  

  要说魔族最不缺的是什么,问十个魔,八个的答案是“叛乱”。
  
  鉴于魔族善斗好武的淳朴民风,以及生产资源的极度匮乏,吃不饱后脑子一热开始反叛的大有魔在,加上许多对洛冰河亲近人族行为不满、又没直面过这任魔界圣君恐(主)怖(角)实(光)力(环)的贵族暗中推波助澜,各地叛乱层出不穷。
  虽说几年下来反叛势力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但侧面来说,清剿行为聚拢了各地叛军残党。这届魔族统治集团不厌其烦,干脆制定了一个清洗计划,决定先兜底再怀柔,而今日,便是一网打尽的日子。
  
  帐外全军整顿准备发起总攻,帐内刚象征性巡视完全军鼓舞士气的魔界圣君面无表情坐着,盘算结束战斗回家后给师尊做什么晚饭。
  ——为了这场收尾战役,他和师尊分开了足足五日!划算的是此行可解决几十年的后顾之忧,不爽则在于这几天无法亲自经手和师尊有关的一切,连梦境连接都被师尊下了两天一次的硬性规定,好在马上就要结束了,若他全力施为,应该还赶得上回去给师尊做晚饭……
  
  
  “君上,全军已整顿完毕,随时可以出战。”

  “退下吧。”
  
  “是。”

  
  年轻的魔族统治者一把抄过手边配剑,掀开帘子大步踏往战场,不似人类仪式繁琐,洛冰河只简单说了句“杀”便开战了,魔气与喊杀之声充塞战场,他抱着速战速决的目的随意往敌军据点扔了几下暴击,果不其然加速了剿灭速度……按照这个速度,回去给师尊做顿晚饭绰绰有余。  
  
  
  只是这份心慌,为的又是什么呢?
  
  

  
3.
  

  沈垣,男,我也不知道他有多少岁但肯定不是外表看上去的二十五岁,现在正处于表面波澜不惊,实则慌得一批状态中。
  
  掀马甲这种事没做之前内心忐忑,真做起来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根本停不下来,沈老师从那片纯白中醒来后整理整理思路,自徒弟开始,对苍穹山派内所有与他私交不错的人都掀了马甲。
  弟子们尚未消化理解“现在的师尊”和“最初的师尊”之间的差别,就被“师尊要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信息灌了一头一脸,明帆处于半当机状态稀里糊涂应下了沈老师所有处理后事般的吩咐,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身边同样听了全程的宁婴婴抢白:“师尊要离开的话,阿洛怎么办?”

  沈垣笑笑,伸手揉了揉宁婴婴脑袋:“为师带他一起走。”

  语罢折扇一展,去了连接各峰的虹桥。


  
  百战、千草、仙姝、万剑、醉仙、苦行……连环打破诸位师弟师妹世界观自然算不得轻松,没被当成妖物或别有用心者全靠系统强行开“天道”挂,不过更大的原因是……他马上就要和这些人永别了。
  这么想想其实自己真过分啊,出于“想和所有重要的友人道别”这一愿望,不考虑他人该如何面对事实,单方面宣布了“另一个人”的存在,再在展露真实的自己后道句永别,让人即使想说什么都无处可说。

  
  可他不能也这么简单粗暴的对掌门师兄解释。

  
  如果拿分数比喻,沈九和其他人的人际关系都是十分,沈垣来了之后把分数齐刷刷提到了六十乃至更高,所以他可以对和“他”产生联系的那些情感与关系负责。但岳清源是个例外,他和原装货的关系曾经实打实的高——估计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五——后来被沈九单方面降到了五分,如果没被系统逼着填坑也没找飞机大大要过原设定,沈垣就和对其他师弟师妹一样掀完马甲火速跑路了,可掌门师兄对“沈清秋”的照顾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有多少是对原身的,他一拖再拖,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穹顶峰……结果刚进殿上了茶,就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中。




  
  “阁下没有话对岳某说吗?”
  
  “!”

  几案对面身着玄端的青年看他一脸震惊,不禁失笑:“今日自明师侄起,每隔半个时辰就有一峰大弟子来穹顶峰禀报‘重要事宜’,岳某便是消息再闭塞,此时也该知晓一切了。”

  “……”
  
  沈垣默然。
  
  成为沈清秋非他所愿,却是既定事实,过去出于各种考量做的事无法改变,现在他要离开了,于情于理都该和最关心原来“沈清秋”的人说明白。
  可他怎么说得出口?说“我不是那个曾和你相依为命、后来陌路殊途的人”?说“你珍之重之的人早就不在了”?还是告诉岳清源那个已被因果更改变成虚无的“结局”?
  
  
  哪一样都太残忍。

  

  
  
  “阁下虽非他,但依旧是苍穹山派门人,岳某有个不情之请,想请阁下回答。
  “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还会回来吗?”
  
  
  “……抱歉,系统没有告诉我。”   
  
  沈垣顿了顿,突然下定了决心似的抬头:“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到这里,但如果他回来了,请师……请岳掌门,告诉他一切吧。”
  “我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说这句话,可他是那些事的相关者,有知道它们的权利,也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
  “请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岳清源一怔,良久,松开了握着茶杯的手。
  
  
  “多谢。”
    
    
 

  
4.

  晚风穿林,叶落成川。  

  全苍穹山被折腾了一整天,现在随便走到哪都能踩到碎成渣渣的世界观,“罪魁祸首”却在竹林里的石桌旁悠闲坐着,等待最终的归来之人。


  
  “冰河,为师有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或许是同样的事重复了太多遍,轮到最后、也是最重要那个人的时候,他反而平静了。

  原著、穿越、系统、现实、曾做过的一切巨细无遗。沈垣看站在他面前的爱人眸中光芒明明灭灭,却还坚持望着洛冰河的眼睛,不曾停歇。

  

  从战场上赶回的青年周身还有一丝淡的几乎察觉不到的血腥气,洛冰河沉默的站在原地,听完沈垣“故事”后很久,才轻轻的问出一句话。
  
  “师尊为何不早告诉我?”
  
  “我害怕。“


  患得患失、小心翼翼,惧怕真相袒露后可能会遭遇的一切,害怕再次伤害那个孩子,更怕所爱的人不再爱他。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会逃避,会自私的普通人……就和洛冰河一样。

  两人安静对视着,最后还是洛冰河打破了这份寂静,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

  
  
  “按师尊说法,连同我在内的整个世界,都是虚幻的,对吗。“
  
  “我无法定义这个世界是虚幻还是真实的,但我可以确定,这个世界是你属于的。”*

  “所以师尊要回到你所属的那个世界了,是吗?”

  “是,和你一起。”
  “你会失去这个世界里得到的一切,权力、土地、修为、记忆……除了我。”  
  “我……想回家,又不想跟冰河你分开,所以自私的代替你做了决定。系统说会为你在那个世界捏造一个合理身份,但是会遗忘这里的一切。“
  “你寻找了为师那么多次,这次换为师来找你了。”
  


  

  
  太羞耻了!这些中二又肉麻的话他居然真的说出来了!这种重大OOC估计要被扣……不不不人都要回去了还怕它扣什么积分,不行还是好羞耻扇子呢扇子——
  

  洛冰河俯下身,把沈垣抱了满怀。

  体温隔着层层衣衫传递过来,脸颊贴着耳后,鬓发厮磨鼻尖,两颗心脏紧挨着跳动,渐渐重合到一个频率。

  他忽地安心了。
  
  

  “距贵方社会性死亡还有30秒,能量源合理身份制造完毕,传送倒计时开始——”  

  
  沈垣拍了拍洛冰河的背,笑着。

  “冰河,为师先回家了。”

  

  “……嗯。”


  他抱紧了那具失去意识的躯壳。
  

  

  

  

  洛冰河坐在床边,为沈清秋细细掖好被子,一如以往几千个日夜,和以后或许会有的几十载春秋。
  
  伸出的手渐渐变得透明,洛冰河抬头,窗外月夜杳杳,竹叶苍苍。
  

  

  

  我等待着下一次的“初遇”。

  

  我等待着下一次的……久别重逢。

  

  —————Fin—————





(对不起明明是沈老师生日可我还是没按住夹带七九的手)

(*:化用自一人之下197话)








假如徐大哥变成了长卿姐……?

解压用小徐单性转的天雷剧毒恶搞型仙三游戏同人
cp卿萱卿
……我真的很努力在沙雕了!但是不知为何无论写什么都往正文风格歪😭
想看回复!qwq关键是真的好想找仙剑的同好啊……




4.长卿:作者说她受兄坑影响太深了



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几十年的记忆是什么体验?

头疼。



在邪剑仙冒充清微把蜀山搞得乱七八糟、真正的五长老持续性苦逼的把自己当人形电池苟住锁妖塔、景雪葵萱还辛辛苦苦爬着蜀山古道打逍遥草并试图练级练到能打绿玉骨的时候,几十年的记忆并着修为,全灌入了刚踏进自己房间的徐长卿身上。

浩瀚水灵倾江灌海般将人淹没,与自身五灵相克的属性几乎让她窒息,可最令人疯狂的却是倒旋着溯回的记忆——地脉、火魔兽、长大了的独孤和司徒、隐居之地、为蜀山帮过大忙,最后选择了远嫁室韦的那个孩子,追着那孩子去的南宫、还有担任蜀山掌门的十七年、真相……以及锁妖塔前几乎耗尽所有心力的漫长决战、和最终离开的那道紫色背影——

紫萱。

漫长的人生里她渐渐知晓了紫萱谋划过的一切,知道了女娲后人这一存在,也模糊猜测出了关于前世今生的什么——她最终还是找到了景天甚至重楼,可那时紫萱已逝去多时,苗疆之人亦不愿告知她青儿的下落——最后悟出某份感情早超出她一直坚信的“友情”范畴时一切都和蒙尘往事一同无可追回,只剩下仍运行于她身体中的五灵仙力,日夜不休。

此刻那些灵力逆了时间逆了因果汹涌而来,刚反应过来筑了一个壁障封住房间,出手时运转的火灵便被碧水尽数扑灭,记忆混乱灵力也混乱,待得她梳理清另一份关于“未来”的“回忆”、平衡了生生息息不停运转的五灵、从地上撑起身体时,已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过十几年蜀山掌门的人想了想,封住了这个时间点上她还不该拥有的灵力,缓步走向无极阁。


眼下正是她被邪剑仙蒙蔽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向师父禀报发生的一切,如果此时小天他们还未曾到达蜀山,说不定还能有时间和师父透露“未来”之事,商议对策……师父会信她的,一定会的。




……然而天总不遂人愿,尤其是仙(yi)剑(qi)奇(b)侠(e)传的世界观下,即使在身体能动弹的第一时间就赶去了无极阁,也没能打出足够的时间差,和记忆里一样进门时紫萱、师父、守真还有小天他们都已经到了外间,还没来得及开口邪剑仙便踏进房间,接着就是和记忆中几乎完全相同的发展,甚至更糟——这回她下意识在邪剑仙对自己施法时反击了回去,结果跟师父想拉住她、紫萱出杖试图切断法术联系的灵力全数撞到一起,上一次好歹景天和守真冲击后依旧站着,这次毫发无损之人只剩清微,邪剑仙亦于四位师叔出来后逃之夭夭,剩下无极阁外间里一众小辈“尸横遍野”。

许是刚刚经历过一段漫长近乎折磨的五灵调和锻炼了承受力,四方灵力爆炸冲击后处于爆炸中心的人反而没有失去意识,撑着最后一点体力扶起紫萱后习惯性想施风露引,手一顿,不着痕迹的改成了暖雾。

怀中人算上“回忆”已死别几十年,往世今生的情感夹杂返覆,灵力耗尽大脑一片空白时恪守了一辈子的理智与责任终于动摇,经历过一次茶几一般人生的女子恍恍惚惚抱紧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前世爱人,难得任性地想——



管它什么性别,我要追紫萱。



—————TBC—————

终于写到这了哈哈哈哈哈哈!
对,这个世界的卿姐super惨,三走了紫萱结局,三外没有楼哥有些剧情直接面目全非了,总之各种魔改的情况下三外众走出了温慧结局,最后死亡是接online×反正是写来爽的沙雕问我就无视bug了!!!

顺带小小的注一下梗×
风露引:水火双系治疗仙术
暖雾:风系治疗仙术
仙三里角色不能修克制自身属性的仙术,也就是卿姐这个时候理论上修不了水系(然而她掌门时期已经用惯水系了),我比较偏向于原作小徐能成仙是因为萱姐硬生生把水系满级给他补全,能五灵相生相克自行运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