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假如徐大哥变成了长卿姐……?

解压用小徐单性转的天雷剧毒恶搞型仙三游戏同人
cp卿萱卿
……我真的很努力在沙雕了!但是不知为何无论写什么都往正文风格歪😭
想看回复!qwq关键是真的好想找仙剑的同好啊……




4.长卿:作者说她受兄坑影响太深了



脑子里突然多出了几十年的记忆是什么体验?

头疼。



在邪剑仙冒充清微把蜀山搞得乱七八糟、真正的五长老持续性苦逼的把自己当人形电池苟住锁妖塔、景雪葵萱还辛辛苦苦爬着蜀山古道打逍遥草并试图练级练到能打绿玉骨的时候,几十年的记忆并着修为,全灌入了刚踏进自己房间的徐长卿身上。

浩瀚水灵倾江灌海般将人淹没,与自身五灵相克的属性几乎让她窒息,可最令人疯狂的却是倒旋着溯回的记忆——地脉、火魔兽、长大了的独孤和司徒、隐居之地、为蜀山帮过大忙,最后选择了远嫁室韦的那个孩子,追着那孩子去的南宫、还有担任蜀山掌门的十七年、真相……以及锁妖塔前几乎耗尽所有心力的漫长决战、和最终离开的那道紫色背影——

紫萱。

漫长的人生里她渐渐知晓了紫萱谋划过的一切,知道了女娲后人这一存在,也模糊猜测出了关于前世今生的什么——她最终还是找到了景天甚至重楼,可那时紫萱已逝去多时,苗疆之人亦不愿告知她青儿的下落——最后悟出某份感情早超出她一直坚信的“友情”范畴时一切都和蒙尘往事一同无可追回,只剩下仍运行于她身体中的五灵仙力,日夜不休。

此刻那些灵力逆了时间逆了因果汹涌而来,刚反应过来筑了一个壁障封住房间,出手时运转的火灵便被碧水尽数扑灭,记忆混乱灵力也混乱,待得她梳理清另一份关于“未来”的“回忆”、平衡了生生息息不停运转的五灵、从地上撑起身体时,已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过十几年蜀山掌门的人想了想,封住了这个时间点上她还不该拥有的灵力,缓步走向无极阁。


眼下正是她被邪剑仙蒙蔽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向师父禀报发生的一切,如果此时小天他们还未曾到达蜀山,说不定还能有时间和师父透露“未来”之事,商议对策……师父会信她的,一定会的。




……然而天总不遂人愿,尤其是仙(yi)剑(qi)奇(b)侠(e)传的世界观下,即使在身体能动弹的第一时间就赶去了无极阁,也没能打出足够的时间差,和记忆里一样进门时紫萱、师父、守真还有小天他们都已经到了外间,还没来得及开口邪剑仙便踏进房间,接着就是和记忆中几乎完全相同的发展,甚至更糟——这回她下意识在邪剑仙对自己施法时反击了回去,结果跟师父想拉住她、紫萱出杖试图切断法术联系的灵力全数撞到一起,上一次好歹景天和守真冲击后依旧站着,这次毫发无损之人只剩清微,邪剑仙亦于四位师叔出来后逃之夭夭,剩下无极阁外间里一众小辈“尸横遍野”。

许是刚刚经历过一段漫长近乎折磨的五灵调和锻炼了承受力,四方灵力爆炸冲击后处于爆炸中心的人反而没有失去意识,撑着最后一点体力扶起紫萱后习惯性想施风露引,手一顿,不着痕迹的改成了暖雾。

怀中人算上“回忆”已死别几十年,往世今生的情感夹杂返覆,灵力耗尽大脑一片空白时恪守了一辈子的理智与责任终于动摇,经历过一次茶几一般人生的女子恍恍惚惚抱紧了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前世爱人,难得任性地想——



管它什么性别,我要追紫萱。



—————TBC—————

终于写到这了哈哈哈哈哈哈!
对,这个世界的卿姐super惨,三走了紫萱结局,三外没有楼哥有些剧情直接面目全非了,总之各种魔改的情况下三外众走出了温慧结局,最后死亡是接online×反正是写来爽的沙雕问我就无视bug了!!!

顺带小小的注一下梗×
风露引:水火双系治疗仙术
暖雾:风系治疗仙术
仙三里角色不能修克制自身属性的仙术,也就是卿姐这个时候理论上修不了水系(然而她掌门时期已经用惯水系了),我比较偏向于原作小徐能成仙是因为萱姐硬生生把水系满级给他补全,能五灵相生相克自行运作了……

假如徐大哥变成了长卿姐……?

解压用天雷剧毒恶搞型仙三游戏同人,缘更
cp卿萱卿,夹带景雪吧算是×
我真的好喜欢雪见啊啊啊啊˚‧º·(˚ ˃̣̣̥᷄⌓˂̣̣̥᷅ )‧º·˚!!!!




3.景天:我没有开后宫!真的!!!

不是所有当铺伙计都会在被自己东家的东家……的大小姐委托修茶壶盖后莫名其妙踏上江湖之路的,如果你是,还正好带了把会自己动的大剑,并且姓景名天的话——恭喜你!你被仙剑奇侠传系列选成了男主角!此系列以be闻名国产rpg界,虽然你在的这代官方结局是完美结局,但前路五个结局四个be,打不过关底boss楼哥请接受四个女性可控角色(龙葵姑且算成两个吧×蓝葵跑迷宫可控红葵战斗可控)死两个or死一个结局,打得过楼哥还是得死一个,祝你旅途愉快哦亲~

……当然此时的景老板并不知道前路多be、练不练级关系着自己的人生幸福、以及本来的男二小伙伴因为作者剧毒操作直接初始性别就是“女”了,他只微妙的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是了,就是紫萱姐对长卿姐的态度怪怪的!

按雪见所言,长卿姐的师父对两人产生了什么误会,把人逐出了师门,后来船尾上紫萱姐也道她们此行正是往蓬莱,求一线挽回余地般希望蓬莱掌门能为她们说情,景天看自己无意间引出了紫萱的怅然,便打了个招呼悄悄离开不再打扰,没想到去船头和另一个“误会”的当事人聊了聊,就得到了这个“误会”的来龙去脉,什么天缘啦,什么中毒之后形似r18的解毒方式啦,什么师父认为紫萱是妖啦……听到面前之人坦坦荡荡说出“师父误以为我和紫萱有磨镜之好”时未来的景老板仿佛盲生get到了华点,差点没按住头上蹦出来的感叹号,好在此时前方江面不知为何冒出了许多妖怪,四人迅速进入战斗状态,一路撞宝箱撞礁石练级练仙术达到了镇江,接着,就是码头上投来的诸多异样目光了。

三女一男、成熟系英气系活泼系一应俱全,码头大叔大婶眼中明晃晃闪烁着“小伙子艳福不浅”的诡异光芒,景天内心疯狂否定:我不是!我没有!我真没开后宫!!!却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凉意,直到几人分头行动后都未曾消散。


未来的景老板:我叫景天,仙剑奇侠传三第一男主角,刚入队的紫萱姐好像喜欢长卿姐,但是长卿姐钢铁直女完全没有察觉(大概),不久前在镇江镖局陪雪见学了无忧仙果,现在正船行海上练级开宝箱打璇龟甲中,我十九岁,前方还有无数个boss以及修罗场等待着我,我心好累。

——————TBC——————


Q:今天的景老板开后宫了吗?

A:没有,景夫人提着双龙绝命针过来了🙃

↑和我家cp @执笔画觞。 聊的时候娘子说的(*ฅ́ˇฅ̀*)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啊⁽⁽ଘ( ˊᵕˋ )ଓ⁾⁾(熊抱之)

假如徐大哥变成了长卿姐……?

为什么这个天雷剧毒沙雕百合卿萱卿我越写越长(跪)




2.紫萱:女孩子似乎也不错……


蜀山,无极阁。

直到再次跪到这座建筑前,紫萱还是浑浑噩噩的。

那日被“恋人变成女孩子了”这一事实打击到大脑当机的女娲后人差点误了解毒的时机,反应过来自己其实还有其它解毒方法时蛊神都渡了一半了,以清微为首前来支援的长老急吼吼过来又急吼吼退了出去,再后来,就是和上一次差不多的发展,几位长辈非但不相信那是在解毒,甚至认为紫萱是妖,想把她投进锁妖塔,长卿——对,不晓得为什么明明这里的长卿是女孩子还顶着这个明显男性化的名字,大概是因为作者起名废吧——被“吾徒叛逆伤透吾心”、“女儿啊不徒儿你居然弯了?!??”的师长怒极之上下了要么把紫萱关进锁妖塔要么离开蜀山的命令。

不会与师父争辩,又执意想护着紫萱,最后结果就是人一言不发直接在无极阁前跪下了,紫萱尚处于没理清楚一切的当机状态,也迷迷糊糊跟着跪在了一边,两个女孩子一跪就是三天,但无极阁的大门一次也不曾打开过。

否定了回魂仙梦、否定了幻境、因着怀疑当下场景是什么人对她魂魄布下了阴谋女娲后人甚至偷偷解开了自己封闭上的灵能,结果一切感受都真实且合理的可怕,只能解释为这是另一方六界,和她所在的那个别无二致——除了,这一世的长卿转世成了女子。

她知晓自己对这个人的执念有多深,只是没想到这个世界里的她在对方转世成女子后依旧做出了同样的谋划,可一切不差的话她注定逃不过女娲一族的宿命,现在的自己,还要重复经历过的所有吗?

“紫萱,不必担心。如果……如果师父还执意认为你是妖,天明之时,我就和你一同下山。”




左手被握住了。


身侧年轻的女子只轻轻拢了拢她的手,一双眼睛沉静的看着她,说出的话却奇异的平复了紫萱现在所有的混乱,女娲后人直到这时才认认真真的看清了面前之人,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好像明白,为什么这里的她即使在对方转世成女子后,还选择布下同样的谋划、出现在这个人生命里了。

就算是追逐着前世的不甘与幻影而来,当她注视着这个人由稚龄至韶华,心中便已经是眼前的这一个“她”了。

——况且!最重要是!女孩子的长卿对她没有距离感啊!那边的世界同一个时间点上长卿决定娶她的时候叫的还是“紫萱姑娘”!他们泛游长江一个月后才改口“紫萱”的!这边这个长卿这时候就开始喊她“紫萱”了不说还主动的握了她的手……!

决定了!女孩子怎么了?!她不可能看着这个人喜欢上别人甚至嫁给别人,弯就弯掉好了!!!


—————TBC—————

追随前世幻影那句有化用,但是我忘了原句具体是什么了还有是从哪看到的了(跪)

假如徐大哥变成了长卿姐……?

何以解忧唯有沙雕_(:_」∠)_ 兼职压力太大写雷文来解压的我×
恶搞型天雷剧毒仙三同人(是游戏!游戏的同人!仙剑游戏真的超棒的!)
如题所示是小徐单性转,cp卿萱卿,森森觉得如果小徐性转不一定有他老婆攻……





1.女娲:我的后人啊,真爱是不分性别的!

紫萱有点迷茫。

前一刻,应该是前一刻,她刚刚散了所有灵力,修复好蜀山豆腐渣建筑的同时把自己变成了锁妖塔大门上一个贴纸,后一刻却站在了一个无比眼熟的地方,接着就是一团亮瞎人眼的蓝光朝她——的旁边,砸了过去。

神族后人下意识跟着那团同样眼熟无比的蓝光转头,愕然看见刚跟自己生离死别完的恋人持枪半跪在妖力攻击的尽头,两年前自己实施过的计划忽的浮出,紫萱想也没想,冲出去就按剧本挡下了赤炎的攻击。

回魂仙梦?

有点像。

……可是她并没有发动过啊?

一头雾水,却还是按计划趁机把赤炎的妖力分了出去,变成“人”的狼妖对她点了点头便匆匆离开,纯妖力构成的新生灵尚未知晓发生了什么,就被蜀山弟子围而攻之,紫萱尽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回到了两年之前,但……姑且还是照着曾发生过的一切行动、匆匆跑向她中了火毒的恋人。

白衣简极无甚修饰,人已经因为刚中的毒昏迷过去了,右手却还抓着长枪不肯松开,紫萱满心复杂的伸手抚上面前人脸颊,却在拨开恋人的额发后动作一滞。

是她错觉吗?怎么觉得这张脸……“柔和”了很多??

赤发紫衣的女子僵着脖子一点点往下看去,终于在看清怀中人全貌后表情彻底崩裂——

女娲娘娘!!!!!!!😱😱😱😱😱😱我cp变成妹子了怎么办?!!??!!?!

———————TBC———————

(因为是解压用沙雕文所以缘更_(:зゝ∠)_……反正也没人看!)

看了仙剑性转之后一个剧毒无比、天雷滚滚、让我想自挂雷文吐槽中心的脑洞😭
同时也受了兄坑很大影响×
该叫什么啊?如果徐大哥变成了长卿姐???
我的天太雷了😂😂😂😱😱😱😱😱😱

仔细想想老徐性转不性转有啥影响吗???
没有。
这个脑洞里真正有影响的是前世修为,玩一周目的时候就觉得老徐他真的,只是个无能为力的人啊,可控组里真是各开各挂,到老徐这,前世/本体/种族buff,统统没有。(说到底性转只是为了满足我百合之魂以及想看一直掌握一切的萱姐宕机而已😭😭😭)
……感觉,三里小徐要是有能挽回一切的挂,怕不是要跟紫萱抢着牺牲啊……

太难受了
太难受了
P1施岚这句话是所有NPC里补刀最戳心的

“我听说他是被清微掌门收养,自小在蜀山长大,这里就像是他的家,人若离了家,要怎么生活才好?”

人若离了家,要怎么生活才好?


过了两天还是不能继续玩下去,就这么卡在离结局近的要死的地方,在蜀山一圈两圈的逛,御剑去唐家堡看看还有没有谁能在台词里提到他,但是又不想看到骂他的——蜀山里NPC大略能分五种,一种骂他,一种猜他是为了修炼更进一步,一种支持他,一种事不关己,蜀山掌门换代和自己没多大关系,还有一种支持他却又质问他……
其实真的论下来五种哪分的够,众生之相每个人根据自己所知所想态度都不一样,但我真不想再看见骂他的了,游戏外面骂徐长卿的已经一批又一批,游戏里再看见更难过,可最心酸的还是这句“人若离了家,要怎么生活才好?”

玩三外通过阳性地脉进入里蜀山看见星璇让我安心,再通过阴地脉回到蜀山,去无极阁报告掌门又打通了一个属性的地脉也让人开心,对我来说只要里蜀山有星璇、蜀山有徐长卿,一切就都还是好的——有他们在呢!什么都不用担心。

现在他不在蜀山了,无极阁祖师殿我再进不去,除了小阳初外所有人说的“掌门”都变成了常浩,而游戏里,从我迈出无极阁的那一刻起,再也找不到他。

老徐在三系列里过的实在太苦了,离开或许对他而言是解脱,或许是有家不能回、还必须看着家衰落的,更深的难过。

竟然有点感谢新仙剑online,让他为了天下苍生几十年后死在了地脉里,还让他看见了外孙女婿,同时也是他之后的下下下任蜀山掌门……虽然他并不知道。

端午,莫名想起这段_(:_」∠)_
话说不会吃粽子把粽叶也吃了也是个经典老梗了×不过游戏也……至少十年有了吧……

唉其实cp的话我更喜欢紫纱,但是纱纱自己喜欢的就是那个小野人啊……小时候不明白他们间到底咋回事,长大之后回去玩才搞明白了这四只中间的箭头,然后吧箭头归箭头他们四个还都是过命的交情,所以更好吃啊(……)

现在想来仙四是奠定我剧情和人物审美偏好的作品之一,爱它一辈子。

人生第一次满破排五——!
虽然满破的是一个我感觉比较微妙的角色……逆先夏目可能是二年追忆时期唯一真切盼望过英智生理意义上死亡的人……心情复杂。
毕竟虽然这游戏老是死啊死啊战争啊革命啊血啊剑啊的,但基本都是精神层面&日日日式魔幻对话上的,实名脑残英p的我看到那个发言果然还是心情微妙。

宗老师诅咒英智我觉得他蛮可爱的(笑哭)
夏目,唉,持续性心情微妙。
讲道理我看主线的时候对北斗也心情微妙!
但是疯狂喜欢明星,因为明星是真的……通透,明白一切。

就算阿官出他们面对面交流港清楚我估计还是会一直微妙下去,哼╯^╰任性!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结局·上

(我以为能一发写完的……太高估自己了……写的稀烂不说还分了上下……绝望……)
(持续性微量【洛溟】预警,顺带打个广告!七九红线维护小队:657924080)


七九线TE

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然而到了沈九这,变成了“一鼓作气,被打断,逃,不回。”

可怜刚被一下暴击的岳掌门,才反应过来,向他剖表心迹的人就没影了,而且表白者跑了不说,等人携了明帆去清静峰时,却被告知“拒见一切来访者”,传话的弟子头低了又低,小心翼翼瞄了眼素来待人宽和的掌门师伯——没生气,只是带着无奈的笑摇了摇头——这才松了口气,对明帆道:“师尊还说,等大师兄回来后自去藏书阁抄高级心法三十遍……长,‘长长记性‘。”

明帆眼前一黑,下意识抬头望向岳清源,指望这位唯一劝得动小师尊,也帮他们免过几次罚抄惩罚的长辈能救他一命……然而这次他的算盘注定落空,清静峰弟子一贯的“救星”笑容和善:“清秋师弟做事皆有其用意,明师侄遵循你师尊命令就好,不会有错的。”

语罢又和传话弟子交谈几句,回了穹顶峰。


他大可书笺一封递上回答,也能灵力传讯、弟子带话,可这次年轻的掌门犯起了多年未有、不讲道理的固执,执拗决定站在沈九面前亲口回应那份破蛹而出的勇气……此时的他们只需等待,也终于能经起等待,待时光化去小小的恼羞成怒,即可同归。







穹顶殿里另一个不幸打断了师长交谈的大弟子耷拉着脑袋把需要过目的案卷公文整整齐齐堆好,他直觉明师弟此去是易水萧萧前途无亮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师尊不会罚自己的吧?他拜入穹顶峰后就没见师尊重罚过什么人,更别说因为私人原因——
好吧,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参照,师尊看上去老好人一个,真算起来却根本没人敢在他面前闹事,而唯一一个敢在师尊那里几次三番搞事的……

是沈师叔。

穹顶峰的大弟子打了个哆嗦,被刚归来的自家师尊投来了询问性的一眼,他连忙敛了心神,认认真真报告起今日收归上的事务,报告完毕正要出门时却被叫住了——师尊将他呈上的案卷粗略一分,退了半数回来。

“师尊!?”

“往后不用事事都交来过目了,为师相信你。”

……


事实证明能当掌门的语言水平都不是一般的“可以”,年轻的弟子起初还惊疑不定,想师尊是不是要罚自己,三两句话下去想法就被带跑了,满脑子都是“这是磨炼!是师尊对自己的期望和信任!”抱着一半案卷斗志昂扬跃跃欲试。

岳清源略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大徒弟热血满怀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有种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架势,习惯性忧心了门派未来几秒才想起来忽悠人的是从没骗过弟子们的自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狼毫浸入墨中。

……可他为什么突然起了这种堪称幼稚的,捉弄“报复”徒弟的心思?

青年提着笔悠悠然开起小差,视线越过砚墨简牍,落到木雕的窗外,如洗苍翠中一尾红色蜻蜓轻轻一点,栖过的草叶颤了颤,在某人含着笑意的眼瞳中展回原初。

约摸,是跟尚年少的沈九在一起待久了,白沙在涅吧。

——————————————————————————

绝地谷七岭连缀,地势曲折险峻,却不绝人生路,半年前四大派没怎么争议便敲定了此处作大会场地,苍穹山派车马出行几日就抵达了山谷,一众师长辈例行寒暄后落座高台——包括沈清秋。

作为宗师级人物,长久不出现势必引起它派疑问,好在修真之人闭关三年两月都算“正常”,前几年苍穹山派对外的官方解释是“清静峰峰主在闭长关”,而这次,一则六年不见人影确实有点久,二则沈九外貌已经恢复到了十八岁,虽然怎么看怎么都余了丝少年意,换上峰主服后却生生压住了那点盛气,加上“闭关时遭到反噬导致修为和外貌暂时倒退”的解释,倒也没什么大违和感。

大会开场按部就班宣读规则,给新秀下注的传统自然也被人提了出来,几个峰主纷纷押了自家得意弟子几百至千余灵石,齐清萋下完注后看站在一起的洛冰河柳溟烟,没忍住,拿胳膊肘撞了撞柳清歌,问:“你不给你那徒弟也押一点?”

柳清歌冷哼一声。

随手在明帆和宁婴婴身上扔了几百灵石的沈清秋闻言抬眼,扫过柳清歌表情,又顺着齐清萋视线看向相谈甚欢的洛溟二人,心念一动,转头押了洛冰河两百灵石。

——虽然两人关系早不似变小前水火不容,一年半前全山找人事件更极大程度缓解了他俩下意识对对方剑拔弩张的习惯,但沈九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让柳清歌不痛快的机会,他不痛快他就开心。咬牙切齿想置人于死地的嫉恨是没了,不过没事膈应柳清歌一下实在是令人身心愉悦……尤其在他恢复了来苍穹山派的记忆之后。

清静峰峰主说话的声音不小不大刚好传进抱剑而立的百战峰峰主耳中,柳清歌头也不回,道:“我的弟子还不用别人来鼓励。”

“仙盟大会没有规定过只许为自己弟子下注吧?”

柳清歌终于转身,与沈清秋对视:“他要不夺得魁首回来,也不必再当我亲传弟子了!”

正与昭华寺方丈寒暄的岳清源被这番动静惊动,连忙过去打圆场:“好了,低声。清秋说的没错,仙盟大会确未规定只许为自己弟子下注,洛师侄天资聪颖又勤于修炼,柳师弟不必对他如此严苛……我同清秋一起押洛师侄两千灵石,莫要再吵了。”

沈清秋挑眉,折扇一合施施然踱回自己座位。

柳清歌脸黑了又黑,碍于岳清源刚刚说的话,只能扭头离开。

“——既然掌门师兄押了洛师侄,那我也押一些吧。”

围观了全过程的魏清巍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兴致勃勃,其他峰主这下终于找到了起头人,洪水开闸一样纷纷给洛冰河下起注来,零零散散加起来居然到了五千之数,柳清歌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全体师兄弟师姐妹“背叛”,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此时身边最后一个未掺和进这事的人都含笑开口:“我也……”

“清芳?”

木清芳拍了拍柳清歌肩膀,递给他一杯半温的茶,下注去了。

柳清歌“孤零零”站在原地,半晌,一口闷了那杯茶。

—————————————————————————

某种意义上……洛冰河并没有辜负众位长辈的厚望。

进入绝地谷没多久他就遇见了柳溟烟,两人碰面时皆是一怔,而后却笑了起来,他们举剑隔着剑鞘轻轻一抵,便转身背对彼此分开,再之后,柳溟烟短短半个时辰内登上了榜单第二,洛冰河却因帮助他派弟子始终徘徊中游。

高台上其他掌门早因苍穹山派几乎所有峰主都给洛冰河下注而关注起这个年轻的弟子,除了幻花宫宫主开始时微有失态,其他人对少年的评价皆是“品性上佳”,交口称赞了一轮后又是枯燥的观看。

——直至子夜。


———TBC———












问题结症之一是……很久以前脑结局的时候BGM是“前前前世”,写这章时BGM是vc版的“东风第一枝”,提问,东风第一枝和前前前世之间差多少首BGM才能歪过去?

追忆五,最后一天才决定要满破老零。

感谢零p不肝之恩,自打满破老零之后排名刷刷的好打×

剧情使我在暴打日日日和想要暴打不好好看剧情理解剧情的角色黑之间徘徊×

不过每个人做出决定的前都已经知道了会有的后果,骂声是必然的,敬也好英也好都有心理准备的,真正玻璃心的其实是屏幕外的我们……

所以最后千言万语一句话——日日日,我问你,你的良心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