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3

(窝窝窝窝窝真的没想到这个脑洞能收到这么多喜欢诚惶诚恐QAQ
本来只是自娱自乐治愈一下被原作和同人捅的千疮百孔的自己的,谢谢大家看了这个不负责任全往傻白甜奔的脑洞!)

七九线3

当天晚上到了睡觉的点,想,不知道会不会一晚上就恢复,几番思虑后把人送回了清静峰竹舍。

结果幼九躺在床上一夜没睡。

六岁的孩子睁着眼听晚风穿林打叶,清静峰上翠竹成片沙沙作响、嗅得竹舍内草木清香浅浅淡淡、看天色从墨倾到熹白,终于确定了这一天不是梦,他真的不再是那个饥一顿饱一顿,骗不到足够的钱就被人牙子毒打的乞儿了。

掌门早上去看人有没有恢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表情里混杂着安心和些许不可置信、强撑着倦意没有睡的小九,看到他的时候戒备的神情一瞬间放松了,揉着眼睛和他说话。
孩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七哥”。
……

岳清源,从一天前开始就不断受到暴击减血无数。
然而甘之如饴。

最后抱去了穹顶峰睡,并且直接就让人长住了。因为岳清源推了推时间想起来小九六岁他九岁的时候都是一群孩子挤一起睡的,人牙子哪那么好心还给被子啊,这种天气只能大家抱团取暖,他们一到九是一批的关系比较好,到后面护着他们的大姐被卖掉后慢慢的就变成只有他俩互相扶持。他考虑了万一师弟恢复正常肯定不愿意看到自己在他这,没考虑人没恢复情况下,一个小孩人生地不熟的是什么心情。

结果这次醒来之后幼九发现自己多了两天的记忆,是接着他突然来苍穹山之前的记忆,手臂上莫名其妙多了块淤青,还跟那突然多出来的记忆里新撞的伤一个位置。
自己没太当回事但还是告诉了岳清源,如此这般几天之后,木清芳大概得出了设定里那个恢复时间一比二的猜想,只待时间来验证。

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幼九非常黏岳清源,因为人生地不熟,下意识惧怕加憧憬仙人,最关键是自我定位还没转过弯来,当然只黏熟悉的人。
于是那段时间别人就看到掌门身上突然多了个挂件,掌门去哪就把个清静峰配色的小团子抱哪,出行频率也高了很多……当然他这个高大多是在门派内,基本抱着团子逛遍了苍穹山十二峰,于是掌门有儿子了这个谣言越传越盛,同时一个诡异的“孩子是掌门和清静峰峰主的孩子”谣言也出现了……

苍穹山,真的,第一大派,除了山下居民求救或者修真界特大型活动,基本上嘛事没有,虽说整天陪人玩是不切实际的,但教人识字和带人熟悉熟悉门派内部的时间还是有的,毕竟不识字连修仙都不行啊😂😂😂看不懂基础功法嘛😂

与此同理,其他闲出鸟来的峰主,非常乐意来“关爱”一下变小了的师兄。

比如仙姝峰,承包了幼九的所有衣服。
从清静峰四季校服到私服甚至还有女童装……仗着山上没有适龄的现成衣服,齐大峰主带着手下弟子愉快的放飞自我,屡屡趁着量尺码的时候掐掐小脸蛋揉揉脑袋给糖给零食什么的。(你们当是撸猫吗?!?!)
有些苦恼,可是对一群真心喜欢自己大姐姐们又不好意思放狠话或者干别的什么,最后只能红着脸别过头去不说话。

从其他峰那里拿到的零食,凭着习惯下意识的有什么好东西给七哥留一点(真的就一点!一点!)
结果发现基本上七哥什么都不缺,还老是给自己东西。
有些生气,有些挫败。
更气的是岳清源还照单全收,吃掉了。
有一次在穹顶峰学写字的时候看见岳清源把没来的及吃完的、他给的、糖啊什么的放在桌子上,不知道怎么的就炸毛了,毛笔一撂气鼓鼓的冷哼一声,“岳七你明明什么都不缺还是收下了这些东西,当是在哄我吗?”
掌门巨巨拿东西收盒里盖上往怀里一藏一气呵成驾轻就熟——
“是是是,七哥什么都不缺,七哥只缺小九。”

路过的穹顶峰的大弟子,听见上述对话后吓得整个人都掉色了。
师…师师师师尊你意识到你刚刚对沈师叔说了什么吗?!!!!!!!!!!!!!


(并没有)
(自以为是哄小孩语气,但果然对着孩子多难出口的真心话全都说了呢)

———TBC———

评论(20)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