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6

(抱歉今天好晚QAQ!因为试图发刀写的磕磕绊绊……然而好像并不刀……今天还满脑子都是es新卡,英智冬天穿着单薄的病号服在医院顶楼背对万家灯火笑的肆意明亮,而后轻轻一仰,向下坠落……es你个男子高中生偶像养成游戏特么前有墓碑悼亡中有血画乐谱后有冬夜坠楼!!!我推新卡开花前跳楼开花后哭我特么——!)
(好吧,我说实话_(:зゝ∠)_发不发刀和es没关系,开始就想好要写了,只是甜梗越冒越多一直拖到现在,正好我推我团看上去又要被日日日血虐,我……心情奇异的对上了)

七九线6

起初的日子里,几位峰主其实是不怎么信这么乖的沈九是沈清秋的。
掌门为了解释幼九的一些行为以及他们之间不同于他人的称呼,略略一提,大抵就“我与清秋师弟幼时曾一同流浪街头”这么一句,其他的……就算不说基本上别人也能明白了。

其他人虽然也惊悚过,从他们还是首席弟子的时候就对岳师兄爱搭不理的沈清秋小时候竟然这么信任这么黏岳师兄,不过他们大概理解了为什么岳师兄从沈清秋入门就一直能帮则无底线纵容了。

所以说可爱真的很重要😂😂😂,非常重要,幼九从六岁恢复到十岁这两年里全门派基本都本着……咳咳,养猫的心态,来宠小孩。
……不是说他们自己徒弟不可爱啦!只是一般自己的亲传弟子们都是层层筛选上来的,比较一本正经,还都很听话(尤其大弟子),离他们这么近的,傲娇属性(他们还能逗)的小孩子,这是苍穹山第一个!

—————————————————————————

那么除了“清静峰峰主十分亲近苍穹山派掌门”之外,还有没有让人惊的龙骨香瓜子掉一地的苍穹山奇景呢?

有。

清静峰正在其峰主的带领下逐渐变成第二个百战峰。

我们都知道明帆本来就对百战峰心向往之。
我们也知道沈九和某宇直结了梁子互相看不对眼。
那么在已知上述两条,现在清静峰又是幼九说了算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

千草峰弟子:掀桌(╯‵□′)╯︵┻━┻!我们救一个天天出伤员的百战峰本来就已经够忙的了,你们清静峰不是文艺装逼弟子聚集地吗?!为什么现在也开始打架了!!!!!

……其实是幼九日常找柳清歌麻烦,明帆以“照顾小师尊”为由去蹭课,其余部分被沈九灌输了“弱肉强食”思想的清静峰弟子也浩浩荡荡跟过去,围观之余不知怎么的就和人打起来了。
并且发展成了惯例,美名其曰“实战课加训”。






直到半年后的某天。

————————————————————————

柳清歌惯例不耐烦的挥袖用灵力震开七岁小孩,手里扣好下一击调整过强弱的灵流准备把人掀远点干脆结束今天份的无意义打斗,等了半天却没等到来自沈九的攻击。

——之前被打成怎样都依旧会拖着木剑赶上来、咬着牙再去砍人的孩子久久没有动作,保持着被丢出去的姿势慢慢蜷起了身体,短短几个呼吸后木剑突然脱手,本握着剑的右手没来由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






似乎是尖锐砖石割开的伤口,不浅,却也不过分的深。
手背至小臂正中都被划开,上药与包扎之后不见血止,与此同时孩子身上莫名其妙多了许多乌青和细碎伤口,看上去像是被不止一人狠狠的打了,可即便如此,也没看见小孩掉一滴眼泪,只一味闭眼护住自己要害,神情愤怒。

没有人天生就会打架,就算是日后的街头一霸沈九,最开始的时候也胜败参半,被人打伤的时候不计其数。

突然冒出的伤口携着抢地盘失败的记忆让沈九恨恨的想骂些什么,可近半年的生活止住了那些不甚文雅的词汇,他忍着浑身散了架一般的疼痛拼命对自己说早就过去了早就过去了,自己已经长大了,不用抢地盘也有干净的衣服和新鲜的食物,他和七哥在天下第一大派里,学着那些家伙一辈子都学不到的仙术……
可是怎么可能不恨。







木清芳端着崭新纱布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脸阴狠表情的幼九,怔了一秒,觉得恍然看见了第一次被柳清歌打败,来千草峰治疗的沈清秋。

他拆掉一点止血作用都没起到,已经被浸透的纱布,手法轻柔的给小孩重新包扎,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
“沈师兄可曾想过,为什么柳师兄与你不和?”

对着还是孩子的沈九,也对着长大的沈清秋。

木清芳说了很多,从两人怎么在十二峰演武年会上结仇到后来怎么因为种种事端积怨、说柳师兄一向走的是直接碾压的路子,对使阴招之类的深恶痛绝、说其他人都不能在百战峰峰主手下坚持那么久,其实很多人都惊叹他的实力、最后缠完纱布的最后一圈,问到底是谁,教这么小的孩子如此招数。

“……没有人教我。”
被他托着的手臂颤了颤,半大的孩子好容易开口,声音又凶又冷,却透着点儿委屈。

“我只会你们说的那些'阴招',因为它们最简单,也最有效。”





那道伤口过了很久才愈合如初,根本不是涂了千草峰药物该有的速度,此后的半年里好几次出现相似状况,而那些伤与病,无论用了多少灵药,都未能缓解分毫。

木清芳整理了大半年的记录,终于确定来自过去的伤病根本无法治疗,愈合与否也跟着那两倍速的时间,思忖片刻,将之告诉了岳清源。

——而后他看到向来稳重冷静的掌门师兄刹时呆在了原地,总含着温厚笑意的眼里一片空茫。

————————————————————————

诅咒、奇毒、或走火入魔。

他们排除了前两者,武断的认为沈九只会按着两倍的速度恢复记忆与长大,之后便放下了心,毫无负担的给他最好的生活,给他缺失了的教导。
……如果这具身体受到的所有伤害都会巨细无遗的重现,又因是“已发生之事”无法改动一丝一毫,那他该如何开口?如何……跟一个处在光明里的孩子说,他日后的人生里有那样的苦难?

而承诺了带走他的自己——

根本没能救他出那一片黑暗。

———TBC———

(是诅咒啊……对于知晓未来的人来说……)

评论(30)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