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高先生以·颜·杀·人
他怎么那么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孝瓘/长恭/小殿下已将我击杀!我死了(满足升天)


……咳,那个什么英智蓝河子房瑾轩星璇长卿紫英一期哥三日月小教授邓校我还是爱你们的哈…哈哈……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8

(明天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会更!因为明天是es活动青天的圣/战/日(就是活动最后一天)我得狂肝守门……娘的其实今天她们就已经开始圣/战炸线了!!!我更完估计要肝游戏肝到凌晨了orz)
(以及今天更新码第一句时自己都觉得OOC到雷的我一个激灵,鸡皮疙瘩起一身_(:_」∠)_)
(变小里的九妹大概是未黑化·接受良好正确教育·积极(?)向上(?)开朗(?)·三观正·阳光版的……这人谁啊!!!)

七九线8

沈九这三年的日子过得很是舒心。

身体不莫名其妙有伤和生病的时候他漫苍穹山遍十二峰的跟明帆宁婴婴跑,和清静峰弟子一起修炼,被七哥宠,瞒不住“抱恙”和他诡异的生长…或者说恢复速度后干脆在门派内部公开了身份,以小师尊的身份带清静峰的弟子熊,向各峰主讨糖,气柳清歌,说是苍穹一霸都不为过。

虽说他的时间流逝速度是别人的二倍,但不知是以前修过一遍冥冥中更为顺畅还是因为这次他“六岁”就开始修炼了,三年下来不仅没被落下竟然还挺不错的,蹭蹭蹭赶超了一堆弟子,最近目测再努力努力就能超过明帆,再之后估计就要向着勤勤恳恳代课三年的,他的师弟们努力了。

他理所应当的想自己就应该如此,所以才会是天下第一大派第二峰的峰首,以前听齐清萋漏嘴说他入门偏晚,稍微浪费了些先天资质,虽然修为不差但总归有些惋惜,可那些惋惜现在都被这次的变小弥补了,修为也好金丹也罢,修回来都只是时间上的事,而他肯定“长大”后自己会比变小前更厉害。

小少年高高扎起的马尾在山风里跳动,他本人踢了踢山路上的石子,继续向上走去。

除了怎么也打不过柳清歌让人气恼,和每天不定时塞进脑中的两日回忆令人有些困扰外,他这三年甚至都能用一句“诸事顺遂,随心所欲”来形容。就是不知道本来的自己,到底是何时摆脱了乞儿的身份,来苍穹山的。

他看记忆里那个在世间最底层摸爬滚打活着的自己恍如隔世,偶尔有那么一时两刻还会怜悯一下过去的“自己”,然后摇摇头继续修炼。

对现在无用,甚至于心境上有损的东西,就算是他自己卑微又不堪的过去,他也能毫不留情的通通舍弃。

——很小的时候他就明白了,若他放不开某些东西,那早在六岁前他就会饿死了。

……不过那些回忆里有岳七那个笨蛋滥好人,姑且也不算坏。

自两年半前木清芳找岳清源长谈一次后他觉得对他迁就的有些异常的岳七终于变得更贴近他记忆里年少的七哥,会对他“做错的事”强硬而迂回的阻止,明明只是个乞丐……啊,现在不是了,他们都不是了——却和那些生活在阳光底下的人一样讲什么义气和正直,过去他在烂泥里时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甚至觉得那是不知疾苦的人奢侈的虚伪。
可现在,不用担心温饱,不用什么都靠自己去抢的日子过久了,他觉得学着别人做个正人君子的感觉……奇异的还不错。

苍穹山上也基本都是岳七一样的滥好人,前半年试探与胆怯的生活之后他放开了自己,觉得若是别人对自己付出了真心,他便也能认认真真的回个一两分——柳清歌除外!

青色的发带荡在风里飘飘摇摇,抬头已经能若隐若现看见穹顶殿的影子,沈九眼前一晃,不定时来访的过往完完整整浮现在脑中。

——十五,马蹄,金刃。

——“谁干的?!谁干的!”

他突然眼皮一跳,不好的预感一丝一丝填满胸膛,沈九使劲摇头甩开旧时记忆带来的被缚感,一步两步从走路变成飞奔,渐渐的不知名恐惧攫住了心脏,直到他撞进穹顶殿的大门,在一众弟子讶异的目光里冲到岳清源面前。

十二岁的少年抓住青年衣袖,仰头惊惶的问他最信任的人:“七哥,秋家是怎么回事?”

———TBC———






(7,8写的一点也不好玩,痛苦。谁叫我脑内在遥远的后日谈呢,过渡章干瘪瘪的,蓝瘦)
(清静峰:风评被害是我的错吗?摊上这么个小峰主我也很绝望啊!)
(以及……你们要相信这个阳光ver少年九的心理承受能力……大概)
(还有掌门能不无底线宠九妹已经是很大改进了!!!相信他们!!!)

评论(21)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