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11

(珍惜一个进入论文地狱的女孩的更新QAQ,期末了,各种结课论文结课PPT都上线了orz)
(【短】,【特别短】,明天要交俩小组作业所以【短到爆炸】,可能后半段能在明天上午加上。以及公务遁的掌门师兄终于回来了)
(标着七九线写到了11可是我觉得他俩感情到现在还在亲情里转悠😂😂😂😂嘛,不过个人觉得七九这个cp本来相依为命的亲情感就很重……)

七九线11

有风穿过门缝吹在身上。

少年眼睫颤了颤,在名为“过去”的梦里睁开了眼睛。



“你走了吗?”

“还没呢。我等你说话。”

门外少年声音急切,却轻轻的,像是怕声音大了些,就会让他更难受一样。

“自己”动了动,满腔的嫉妒与怒气不知何时消了,只余下担心与不舍,道:“七哥,你凑过来,让我从门缝里看一看你吧。也不知道你会不会……”他突然顿住了,换了句话,“……还要过几年才能相见。”

门外的人却笑了,也不恼,只是补全了他未出口的话:“你是想说,不知道我会不会死在外面吧?好。”

他几乎立时红了耳朵,“呸”了一声,掩盖似的回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要又怪我言语恶毒。”
语罢却又微微的后悔,觉得不该在这时,让两人的对话以这种方式结尾。

此去路岐蓬山远,青鸟有信无处托。

他怀着对未来生活无限的恐惧将希望寄在了门外少年身上,并着一颗柔软的,拔去所有尖刺的心,殷殷切切。

沈九纵然知道这个人以后会回来,还是忍不住艰难的挪向门口,支起身体向外望去——



他睁开眼,看见已是青年的岳七坐在床边,向来稳重的表情里含了忧色与愧疚,左手扣着他的脉门,正源源不断的为他输送灵力。

灵犀洞里烛光昏暗,唯有雪山香茗的味道浅淡逸散,小小的少年忽的心里一动,弯了弯手指握紧岳清源的手,对着面前的人没头没脑说了一句话。






“你来接我了。”



———TBC———



(嗯,都说BE线是要把掌门逼疯,然而我有说过TE线就不会把他往疯上逼吗哈哈哈哈哈……【笑容逐渐丧心病狂】)
(以及蓬山青鸟什么的……今天中国文学史刚好讲到李商隐……)

评论(2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