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12

我在干什么?说好的写糖治愈自己呢??明明只想写个相声为什么大纲顺下来开始虐我自己了??我最开始想的剧情明明是大家一起探病啊??只是听了一首无梦之梦为什么就???(饮弹自尽)
其实每次写人心理都特别怕,不知道揣摩的对不对,所以慢到爆炸,然后无论怎么写都觉得OOC……orz……就,一直拖到了现在才更……


七九线12

——若是承诺了却没有做到,便与不曾做过无异。


岳清源始终奉信这句话,是以除了一句“对不起”外,从未解释过。

解释有什么用呢?改变的了小九无望等待的结果?改变的了他失约的事实?改变的了,沈清秋将自己囚于过往,以刻薄言语伤己伤人的现在?

不曾有人以珠玉待我,缘何我以珠玉待之。

君子修雅的外表下空空荡荡,除了对人世与自身没由来的愤懑和绝望,寻不到一丝焰芒。

可还是这样执拗的活着,挺直了脊骨,孑然独立,不折、不甘。

——曾以各种方式折辱沈清秋的人都死了,而他沈清秋还活着,不仅活着,还强大而潇洒,活的好过曾经予他磨难的任何人。

或许是怀着这样的想法,他的小九咬牙切齿抓住了“沈清秋”这个名字,不顾一切的活着。

也只是“活着”。





有时也会怀念儿时的那个沈九,精明,冷情,明目张胆的坏,但是剥开……不,不用剥开什么,他的小九面对他时总是真实的、明晃晃的在意,红着耳尖将难得得来的糖葫芦剩下两颗,连着木签塞进他手里。

连那一日都是,马蹄对准的人是他,小九冲了上去,使出绝对不能露于人前的“仙术”,救了他。
最后却被人贩子打晕,卖进了秋府。

他行了道义,承担后果的是沈九。




带着祈愿的乳牙最终还是被人踩进了泥地里,脏污不堪,劣质糖葫芦上的糖浆融化掉下,落在地上汇成了仙盟大会上殷红的血,岳清源拉着沈九的手夺命狂奔,最终却只眼睁睁看着少年眼里的光全都散了,化作冰冷的愤怒。

所以他把他最柔和,最温软的一面留给了沈九,任其刀砍剑刺,不曾多言半句。

那是他罪有应得。

——————————————————

“沈清秋此人,油盐不进。”

苍穹山上曾有弟子如此言说。

沈九入了苍穹山后行事有失偏颇,他有心劝诫,于修炼,于人情,却屡屡失败,被反驳的无话可说。

于是他最终沉默。

沈清秋流连风月之地,他压下议论。
沈清秋与柳清歌屡次死斗,他只劝柳清歌放下怒气,却对沈清秋不置一词。
沈清秋虐待门下弟子,他纵之容之,不闻不问。

他对沈清秋好到了不讲道理,不分是非的地步,换来两句外人面前不可撕破脸皮的温声应答,竟也荒谬的觉得安慰。



那日清静峰大弟子急急忙忙找上穹顶峰,禀报说师尊失踪,他立时起身去了清静峰,却见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存在。

一个孩子,样貌完全就是幼时的小九,只着了一件中衣,怯怯的,像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小九为了博人同情,故意装出来的样子。

真的如同幼时的小九一样哭了,也不出声,就睁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泪珠一滴一滴无声落下,最后才一点点皱起眉变成难过的模样,用孩子尚稚嫩的声音呜咽,凄凄楚楚,徒惹心疼。

……是小九的孩子?

他不忍心看这张脸哭,安慰了那个孩子好一阵,终于成功之际,听得面前孩子问了他一句:“你是岳七的爸爸吗?”

…………

他捧着手中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日一日,近乎自欺欺人的对这个什么都不曾经历的沈九好,如饮鸩酒,如遭咒诅,却终究抵不过飞逝的时光,看着沈九以两倍的速度,越来越接近他们离别时的模样。

穹顶殿上十二岁的孩子抓住他的衣袍问他“秋家”时他大脑一片空白,下一秒沈九直直倒下去,他抱起人去千草峰,那一刻闪过脑海的想法居然是“幸好”。

幸好他不必此时回答,回答这个他自沈九变小以来就装作不存在的问题,回答这个他下意识用公务外出逃避了的问题。

——————————————————

走火入魔后被关的那一年岳清源曾无数次猜想那个瘦瘦小小的少年是怎么熬过在秋家的日子的,离开时两人逃跑未遂,沈九被关在重重深锁的屋子里,双腿被打断,他透过门缝看见那一张清秀的脸被打的狼狈不堪,眼瞳却亮的如同天上的星子,有恐惧,有担忧,有嫉妒,更多的却是希望,火焰一样烧进他的心里。

那火一烧就是许多年,让他撑过了打乱灵脉一切重来的痛苦,也让他撑过了沈清秋所有的冷嘲热讽,不理不睬。

而现在,他知道小九在秋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了。

与各派掌门相议决定完仙盟大会一切事项后他终于整理好心境回山,得到的却是魔族攻山的消息——柳师弟走火入魔,木师弟只身带弟子们对抗外敌,小九为解燃眉之急将聚灵阵法转移至柳师弟身上,自身因受了反噬至今都没苏醒。

他守在沈九身边一遍遍用灵力梳理少年因为反噬而混乱的灵脉,看着沈九与离别那天一模一样的外表不由自主想起隔着门缝的那一眼……直到石床上的人忽的展眉,睁开了双眸。

那双眼睛隔着漫长的时光又一次这样的看向他,没了忧惧,没了妒恨,只余星火般的喜悦,与沉静的安心。





“你来接我了。”





——给予了希望、却没有做到,比一开始就从未应答要让人绝望的多。

他突然觉得掌中孩子的手重逾千钧,岳清源再也承受不了哪怕再一丝来自沈九的信任,少年眼里热切的、全然相信他的光灼热至滚烫,却冰凉了他整片肺腑。

告诉他。
告诉他自己没有完成这个约定,告诉他等自己去秋府时只看到一片残垣断壁,告诉他自己弄丢了曾经那个小小的少年。

纵然此后一切美好复归黑暗,多出的这三年也能归进过去,聊慰此生。

“小九,我没——”

握紧他的手此时却突然抽了出去,沈九似是终于想起了什么,劈头盖脸打断了他的话,怒道:“说了多少次别冲动了你还冲动!走火入魔是怎么回事?木师弟都——”

“咳咳,两位师兄,我们还在呢。”











……我没能接到你。晚了一步,错你一生。


岳清源看着正和清静峰弟子说话的沈九,绝望,却又略带庆幸的想,此后余生,这句话,他恐怕再也说不出口了。


————TBC————

1.七哥视角的九妹心里已经没有焰火了,但其实沈九心里还剩了一丝他们俩谁都以为早熄了的,只给岳七的火焰……而且掌门视角无论如何都会和现实有点出入。
2.九妹打断了七哥的话,然后尚清华(这只到底是不是飞机大大我到现在都没想好)看气氛不对打断了九妹。
3.掌门,双重愧疚打击下一个冲动马上要说了。可是少年九没给他说的时间。
这下就真的……
七九可是自带错过buff的cp啊……
4.最后的庆幸是他想干脆伸头一刀让小九现在就恨自己吧,被打断了变成死缓,时间又多了……(可九妹也不是真的“恨”他啊……)

评论(27)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