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13

不论怎样先预警!!预警!!!本章含洛溟,不晓得有没有雷这个的预了再说……感谢列表阿梵达提出的让冰花(对,变小里的洛冰河我就叫他冰花了!!!)和少年九见面的梗c(ˊᗜˋ*c)!嘛虽说她提的柳大峰主傲娇没来被我改成了还在疗伤没来……
我也不晓得这时候柳木成了还是没成但是下意识就把他俩往cp写了嗯。
现在情况总比幕间2里“连生死和诀别都一一错过”要好吧……(歌词出自“譬如朝露”)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



七九线13

灵犀洞大概从没这么热闹过。

各峰峰主都带了自家大弟子和礼物来探望解了穹顶峰之围的功臣之一,除了柳清歌——那家伙几日前拉风出场拉风退敌拉风转身……没走的了,而是被木清芳当场截下,硬塞了一堆丹药。

当时一向好脾气的千草峰峰主看见某人和某人臂弯里夹着的,已经没了意识的小少年,瞬间脸就黑了——虽然早从映照符文那知道阵法被转移了,但做为一个医者,刚刚嘱咐过“走火入魔自己调息”的患者,带着另一个也是刚刚被他嘱咐过别出灵犀洞的小孩,大大咧咧违了医嘱奔出来,打退敌人的同时把自己折腾了个够,少有的,生气了。

平心而论,两个人状况都不算好。
柳清歌虽然从走火入魔中被抢救了出来,但一探就知道,那之后他最多让灵力过了一个周天,内腑之伤根本没来得及修复,全靠自己之前给的那瓶丹药和聚灵阵法传来的海量灵力强行支撑,一旦灵力供应不够强填体内损伤,估计某战神就要当着一整殿弟子们的面上演吐血三升了。
至于另一个……他有点头疼的安抚着清静峰的大弟子和小弟子,想虽然这一峰三年里已经被沈师兄带的满是……匪气了,但清静峰不愧是清静峰,藏书量全苍穹山派最高,沈师兄应该是看出阵法只在灵犀洞内有效,越不过隔绝外部与洞内的禁制后在承接点上改了几个地方,简单粗暴解了燃眉之急,自身却因实力不足被抽走了全部灵力,还被阵法反噬导致灵脉混乱……加上本来就有的旧伤重现,一下子干脆不省人事了。

他安抚完明帆与宁婴婴之后看着柳清歌夹人的动作不由得又是一噎,连忙接下人来把小少年放好放平,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对柳清歌道:“好歹也是伤患,掌门师兄每次带人来都是抱着的,柳师兄你每次都这样运人,不好。”

柳清歌一脸的“我能把沈清秋送你这已经是极限了你还要求运输姿势?”

……罢了,他也知道,虽然这三年下来柳师兄对沈师兄态度大有改观,但让两人友好相处依旧十分困难。

接着木清芳察觉到手间映照符文又一次亮了起来,转头一看悚然发现柳清歌正准备把阵法再移回去。

“清歌师兄!?”

“还给他。”

柳清歌言简意赅。

木神医气的简直想拿装药的瓶瓶罐罐砸柳清歌一脸,百战峰一系,果然一心向武,不依它物,不依赖它物到阵法干脆都不怎么修!

“——你现在把聚灵阵再转移回去,只有两个后果。”

“一、你自己轻则本源受损,重则再次走火入魔。”
“二、令沈师兄的反噬再深一层。”

“和我回灵犀洞。”

语罢甩袖就走。






穹顶峰上其他弟子救伤员的救伤员,回峰禀报自家师尊的纷纷御剑就走,留下收拾残局的也匆匆忙忙,所以在场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混在一众弟子中善后的某人妹妹,眼中发出了诡异的光。

——————————————————

“今日之局,其实不用两位师兄相救的。”

“那你让我眼睁睁看你被魔族妖人所伤?”

“……木某虽沉迷医道,却也不至于连一魔族小辈都奈何不了。”

“有偷袭,来不及。”

“……定神,运灵。”

“哦……”

————————————————————

柳清歌救人,这不算什么。
沈清秋救人……其实也很正常。
柳清歌和沈清秋联手救人,就有点让人难以想象了。

可这事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其他各峰主听到从穹顶峰归来的弟子们转述当时情景时炼剑的剑掉炉子里酿酒的酒洒了一身看书的书撕坏了弹琴的弦断了一根。

虽说早接受沈清秋儿时和成年后巨大的画风差异了,但无论哪个年龄段的沈清秋,和柳清歌八字不合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这次合作简直——太有让人八卦的意义了好吗?!

于是各峰峰主先带弟子去探望了一番还在静修养伤的柳清歌,接着脚步一转就奔着另一个洞府里没醒的少年沈清秋去了。

结果他们到的时候正好碰见人醒,还听见了一句不知前因后果的话,更看到了小少年在他们面前从未展现过的,全然的安心与信赖。

不知为何……但所有人就是莫名的觉得,这个气氛……他们插不进去,也不该插进去。





——直到沈清秋突然翻脸又变回了他们熟知的样子,看上去还马上就要把掌门师兄骂一顿。

尚清华见势不妙假咳两声打断了灵犀洞里莫名的气氛,侧身让早就眼巴巴想冲上去的清静峰弟子代表团进去了。


“小师尊!”
“师尊!”
“师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师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上课?”

叽叽喳喳、热热闹闹,把“师尊”二字换成“师弟”毫无违和感,直让人感叹“清静”这俩字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各峰主见状也都围上来,一个个表示了对沈清秋“舍己为人”解围的感激之情,然后不出预料看到小少年一脸嫌弃回了一句“我只是为了我清静峰弟子。”
其他人心不在焉的答“是是是”,一边回味着刚刚看到的画风完全不像沈清秋的沈清秋,想,小孩子这么别扭干嘛,坦诚点不好吗?好不容易坦诚一回,自己还马上就恼羞成怒别扭回去了,掌门师兄真不容易……
一边想一边萧萧瑟瑟看才十二岁的沈清秋和他们的弟子毫无代沟的交流,觉得再这么下去沈师兄都快变成下一代峰主了……





沈九收了一堆谢礼,左望右望,正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缺了个人时,上次晶石镜里和魔族比斗的百战峰弟子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对他行了一礼,开口道:“峰主内腑之伤未愈,故未前来,弟子暂代峰主与百战峰送上谢礼,请师伯收下。”

柳清歌那个家伙还没好?

沈九有点意外,抬头去看柳溟烟,得到一个点头后收了礼物放到一边,而后直接问起了身边人当日的状况,知道了三场比斗,也知道了刚刚代替柳清歌送礼的十五岁少年是赢了决定性一场的人,正若有所思之际,瞥见柳溟烟正一眨不眨看着那个白衣的少年。

咦?

他大感好奇,等了一会终于寻到身边只有柳溟烟一人的时刻,拿眼瞟了瞟不远处的百战峰弟子,小声问被他视作姐姐的少女:“你喜欢那个白衣服的?”

下一秒小少年看见一直以来对他和颜悦色的柳师侄突然目露凶光,道:“沈师伯,你想被我写进下一个话本子里吗?”

———TBC———

柳溟烟:柳宿眠花,无所畏惧。(微笑.jpg)
(然而已经晚了,弟子们听不到,旁边那群峰主可全听到了这俩对话,回去后嗑嗑瓜子聊聊天=全苍穹知道了……对,变小里冰花被柳巨巨追着胖揍全是九妹的锅😂😂😂)

评论(1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