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19

(九妹这种敏感别扭聪明还情商高的性格真的太难猜也太难写了orzzz一大半卡他身上的细微矛盾上,剩下小半卡俩见面三流言情狗血愣是届不到说不出的地方了唉我真是狗血爱好者_(:_」∠)_ 还有为啥你们都觉得16章之后九妹心理不会继续滑坡啊😂😂😂)
(顺带,为什么前面一直拖着死刑不往下落呢……因为拖的越久心理准备越多,越不会即刻死啊……)
(短)

七九线19

他又来了这里。

倒不如说那日之后他便常驻于此,拖曳伤痕累累的身躯枯坐至入眠,再醒来后一切被打理好,循环往复,沉默似永无尽头。

大概这真是他消不下去的劣根性,自己受苦时,若知道别人比他更凄惨,便会快慰几分……不论这个“别人”为他付出了多少。

也纵然这个过去无人见得,只留下一地血迹。

最初听闻时的的确确满腔担忧,可那担忧被生生截断,没了下文。再想起时,他已知了那个约定,恐慌还未漫上心头就被他强行压下,用气愤,用质问,固执相信自己一定被接走了,不过要等……等那个冲动的家伙收拾好一切再来接他。

只是可能要很久很久。

“闭关”的时间里负面情绪随痛觉的恢复愈积愈多,他慢慢习惯也麻木了那些敲骨吸髓的痛,去往那里的念头却日渐清晰,直至那一日,他第一次走出洞府,坐到了斑斑血色下。

那时埋怨与心疼各占半边,但慢慢的,“心疼”被无止无尽的苦难磨去了,只剩满腔怨怒,一遍一遍恶毒的说:“他活该。”

却还逼迫自己相信着,不肯放手“岳七接到了自己”这个越来越渺茫的希望,继续等待。


他太累了。

掉进身后黑暗里轻而易举,燃着心中那缕火焰却太难太难。

所以他一次次的来,像是溺亡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快要没进黑暗的人点着最后一抹星火。

——你若风光无限,登云踏霄,岂能平我愤懑之意,苦痛之身?

所以你必须比我凄惨百倍千倍,我才能握着这同我一样的狼狈不堪、共以往所有暖意温软,坚持下去。

……可能他沈九天生就是这种坏胚子吧,看不得别人比自己更好,却也放不下抓到的一丝希望,只能怀揣着自己都不承认的愧疚,坎坷而艰难的坚持下去。

我可以等下去,等你来接我,等这漫长的地狱结束。

可必须是你来接我,就算死了,只剩魂魄,都不能负我。







靠着的石壁似乎总也捂不暖,少年指尖冰凉,却不甚在意,自我挣扎的清醒与昏然间下意识想:担心什么……总归七哥会把他抱回去的……




——“小子,你确实有修仙的资质,想跟我走?”

他猛的睁开双眼,凉意一丝一丝蔓延,从指尖窜上心脏,冻住了全身。







在苍穹山长大的沈九等的下去,一直活在他人恶意下沈九却不能了。

————————————————————————

灵犀洞口时效两年的禁制被人提前破开,入夜后后山空无一人,只有时刻关注沈九状况的岳清源往灵犀洞赶去……然后卜一照面,青年就被沈九揪住了衣领。

刚到岳清源胸口的少年红着眼,表情扭曲破坏了所有温润柔和的转折棱角,明显正心情激荡,开口尽是直白言刃。

“岳七你根本就没有回去接我吧。”
“之前的几年里也一直,一直,在骗我。”
“岳……你不要只说对不起!”
“我只问一句话。”

记忆混乱话语也愈加混乱,沈九闭眼想起无厌子那张带着阴毒笑意的脸,问到最后连声音都颤抖——

“从秋家带走我的人,是你吗?”






“……不是。”

谁苦涩一叹,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的自欺欺人。


玄色衣领被缓缓放下,沈九退开两步,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他转身召出那把无名之剑,想要直接离开。

少年的背影伶仃而单薄,在岳清源追上去时停步一瞬,留下了一句话,御剑而去。

“掌门师兄,若你还想看到清秋回苍穹山派,请……不要来追我。”















岳清源一人在后山沉默良久,抬手,一道讯息覆遍苍穹。
————————————————————


山风迎面利如刀割,无人为他而挡,他也不想去挡,沈九御剑漠然任叠着旧伤的身体发出抗议,只一味的加快速度直至离开苍穹山,不声不响。

他曾以为无论遭受多少苦难,至少岳七永远不会辜负他,即便如浮萍野草,无所归处,岳七也会是他的“家”。

可现在他最后的底线,无条件相信的人也辜负了自己的信任,沈九一头闯进山下凡世三千,见众生皆喜乐,妒恨顿生。





红尘滚滚,天地偌大,独独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TBC———

明明这么短,却因为是双双死刑卡了N久orz……

九妹内心:敢来追我你就完了。

但是敢不来追我你也完了。

掌门:……
我选C

(你们以为老早告诉九妹那个地方是为了让他心疼吗,才不是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为了让他一点一点坠落下去时能抓住个比他更惨的坚持下去啊……至少我原作读下去觉得沈九就是这个性格……)

评论(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