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29

(继续【洛溟】预警先……我已经抑制不住详写洛溟的手并且这个量已经到能打tag的地步了😭😭😭而且是的没错你们奶奶关注的lof终于更了_(:_」∠)_ )
(每当我写什么到了95%之后就会越来越拖orzzzzzzz……因为脑内早就完结了……绝望)


七九线29


了然接受自己心意后,沈九干的第一件事就是从穹顶峰搬了出来,岳清源听到沈九的话后明显的情绪低落,却还是答应了,面色如常帮着少年收拾个人物品,并吩咐弟子将之送往清静峰。

本就取自清静峰的藏书、两人不分你我使用的砚墨纸笔、修雅重新认主后被仔细收好的无名仙剑,连同沈九刚变小时不离手的木质灵剑放于一处、柜中配色泾渭分明的衣饰,从刚出灵犀洞的十四五到如今十七岁按着年岁排布、还有许许多多闲暇时把玩的小玩意,凡物法器混杂着些许还没吃完的食物,一件一件,多到纵使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令两个当事人略感惊讶。

细想也是,变小之后大部分时间两人都同住一室,习惯、物件、时光,拌到了一起融作难以拆分的整体,生活同灵魂无以解离,硬刨去其中一个的后果就是满室的残缺感。

沈九对着那一堆没法分清归给谁的东西默然良久,最后对被抓来当壮丁的明帆摇了摇头,示意他放下,要离开时却顿了顿,没和弟子们一样直接出门,而是回首,望向了岳清源。

他本该说些“感谢照拂”之类的客套话,当着弟子们做全“长辈”间该有的样子,可喊了一年有余的“掌门师兄”就是不愿出口,他们隔着满室暖阳与光中渐落的尘埃对视,目光沉静,不言不语。

少年人抿唇似是想说什么,可最终也只目光闪烁了一下,匆匆转回头去正欲离开,却听得熟悉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清……小九若是想回来,我总是在的。”

……被发现了。

无论是不想说的四个字,还是差点出口的两个字。

沈九有那么一瞬间想回头去看说出这句话的人表情如何,最终却忍住了,红着耳尖落荒而逃。





硬要为这番“搬家”行为找个根源的话,得归到小白花的那句“父兄”,沈九纵然一朝开窍,觉得无论自己还是对方的行为都带着些越界的意味,奈何两人从小到大都熟稔异常,话语和行动自然而然坦坦荡荡,他猜这份感情是双向的、同样异了含义的,却总想起那句“父兄”,迟疑犹豫未肯断言。

他要把这一颗心交付出去,落在另一人的胸膛,同时接过一份同等的重量,安于魂灵,日夜灼烫。

……那颗心曾被交付过一次,一个错过与许许多多的无言将之摔得粉碎,幸而一场奇迹给了所有人修复与重来的机会,才让现在的他有了“试探”的机会。

而这一试探,就是半年。

苍穹山派众人眼神死的看着两个分明双箭头了的人——尤其沈清秋——疯狂明示就是不说破,狗粮撒了一波一波又一波还不自知……哦,好吧,这俩好像意识到了点,可是一个在累积安全感,另一个由于没得到肯定答案无法确定到底用何种情感回应,看的围观群众火急的挠心挠肝,恨不得跟上一次一样按着头让他俩把话说清楚。

……可急归急,所有人却对撒狗粮这件事保持了沉默甚至是“乐见其成”的态度,问其原因大概会得到柳宿眠花太太的书稿敲头——事关亲朋好友,你是愿意吃玻璃渣还是狗粮?

被扔进玻璃渣里打过滚的知情人士纷纷表示,他们可不想再来一次全山找人了。

————————————————————————

提起柳溟烟,就不得不谈及洛冰河,以及他们俩那场轰轰烈烈的“见家长”,影响持久不退延及大众……虽然只是公开了某个事实而已。

那日百战峰峰主惯例教导洛冰河,认真暴打少年时自家胞妹正巧来访,柳溟烟在演武场边缘站了整整一刻,看着场上弟子手中配剑被击飞,皱眉、下场。

所有人看着一袭雪青的少女一步步走向仙剑落地的位置,拾剑起身后又走到丢了剑的弟子——洛冰河——身边,仰头对她的兄长说了三个字。

“请赐教。”

神色淡淡,语声也淡淡。

柳清歌瞬间明白了自己妹妹的意思,震惊之下第一反应抬手就要砍洛冰河——别的不管先把这个拐跑溟烟的家伙削了再说!


“叮”的一声,剑锋相交。

水色共正阳架住乘鸾,下一刻相错的锋刃砥砺摩擦出火花,柳清歌清清楚楚看见他面前年龄相仿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后手腕一震荡开剑锋,放两人飘然退出自己剑围,待了三息,举剑,迎上一同攻来的雪青霜白。

洛冰河是这一代里他揍的最多的弟子,换言之也就是教的最多,柳溟烟虽师承仙姝一脉,但兄妹间切磋不少,得到的指导自然也不少,算来算去这场“赐教”里的两个小辈竟是他用心最多的两个,此刻合了剑招来打他,还当着他的面互递眼神,百战峰峰主只觉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横在胸口不上不下,他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为何如此不快,于是……干脆利落的把人打趴了。


莹莹白光自剑上散去,柳清歌皱眉看两人相扶站起,他冷着脸,用寒可伤人的眼神盯了洛冰河半晌,才转开目光,问自小一起长大的妹妹:

“想好了?”

“想好了。”

“……”

归剑入鞘。

只是抬脚要离开的时候人又折返了回来,柳清歌满脸嫌弃藏都不想藏,冲洛冰河说了句“过来,拜师。”转身,这次真的走了。

洛冰河懵在原地。

当晚,不,当天下午,这件事就在弟子中传开了,从未收徒的百战峰峰主收了亲传弟子不说,这个亲传弟子还和峰主妹妹两情相悦了!关心战力者如传出现场实况的百战峰弟子大多把重点放在前一个信息上,而更多的人——心慕两位当事者的人,则被后一条信息打击的失落异常。

然而喜欢洛冰河的女弟子都没有柳溟烟漂亮,喜欢柳溟烟的男弟子又都没有洛冰河好看,一男一女颜值巅峰组到了一块去,暗恋者愤愤咬手帕的同时却又不得不承认:输了。

半个门派的小辈都沉浸在失恋的哀沉气氛里,长辈见此情状不仅不为所动,还纷纷找上他们的师兄/弟,打趣般问他妹妹被徒弟拐走了是什么感受,柳清歌不堪其扰,往什么世外高人那递了张战帖,下山打架去了。

沈九知晓这件事时尚在山下带弟子历练,任务完成后的自由时间里宁婴婴似是从什么人那收到了传讯,惊叹过后叽叽喳喳把这事和同行之人说了,不出所料落了一地心碎声,被小徒弟黏在身边所以也听全了的某人挑了挑眉未置一词——事实上是他在记忆里找了好一会才把名字和柳溟烟身边的那个少年对上号——一如往常吩咐明帆领弟子们休息后沈九独自登上了客栈楼梯,抛下那些其实与他同龄的小辈,先行休息去了。

柳溟烟所行虽让人惊讶,却不意外,那个姑娘向来沉稳,行止皆有其思虑,也不知道她是花了多久才做出这个决定,在兄长、所有人面前执剑走到白衣少年的身旁。

那他呢?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无数次无数次的试探,不曾有一次失望,却依然害怕,疑虑与不安扎根在生命里,难解难消。

搬回竹舍、割断掉生活中许多已成惯性的“理所应当”、冷静过刚洞悉己心的安然,得出的回答依旧是想要待在那人身旁。

如果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如果对方只是多年情谊视若弟兄?如果他这一次的交付再次错过、如果他迈出一步彻底失去了想要的可能?如果……

不存如果。

他既承诺一直都在,也当真没让这份信任落空,那自己就伸出手,抓住那个人,将自己想要的未来到手。

夏夜微风拂开疏牖,窗外月明千里,落满山河。

——————————————————

回山、报告、一如往常,事毕后本该直接带人回峰的沈九却直接遣走了弟子,破天荒的,在岳清源询问前自己挑起了话头。

“掌……你还记得你几年前说过的一句话吗?”

岳清源怎么也想不到会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还在惊讶,又被问题的内容问的哑然——他对沈九一向认真,但这几年两人说过的话实在多的无法统计,他纵想回应也无法作答。

好在面前人本也没想让他回答,沈九垂下眼眸,青袍下一双手攥的死紧,轻声道:

“诸事皆全,仅缺一人。”

介于少年与青年间的人抬起头来,眼里眸光似积了余生所有勇气,他看着眼前的人,开口。

“七哥。”



——“师尊!沈师叔!明师弟说清点时发现了未交来的任务物品,弟子可以进来吗?”

沈九霍然转身,一把推开门扉硬生生走出了御剑的速度,门外小辈回头时连青色背影都不见了 却都齐齐打了个寒颤。

……穹顶清静两峰大弟子发誓,那一瞬间,他们在沈师叔/师尊眼里,看到了明晃晃的杀意。



—————TBC—————



那个……雪青色是淡紫_(:зゝ∠)_查了好久没查到仙姝峰道服啥色qwq
顺带“诸事皆全仅缺一人”真有……在变小3里,原话是“七哥什么都不缺,七哥只缺小九”,按文内时间,是六年前,掌门师兄以哄孩子(……)语气说的。

评论(2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