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哪有我这种安利别人结果自己陷回去的(扶额哭笑不得)

尝试安利小子阶九州缥缈录的后果就是自己开始反复的看起了旧版一生之盟(……),看那句“若是早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活到今天”,思路瞬间妖魔化了一下。

姬野跟阿苏勒没有这个“早知道”的可能,但我们书外人有,所以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如果铁浮屠来的晚了,禁军弩营已经扣下十字弩的扳机,用箭镞将那两个年轻人淹没——

穿透他胸膛的毒矢也穿透他的,他们在下唐、在南淮、在那座繁华又安静的城里站立着死去,万箭穿心、却紧紧相拥。










……看来我真是个恶毒又残忍的读者。

可私心喊叫着,说或许这样更好,好过燮羽烈帝与青阳昭武公一同握着十二柄长刀中剩下的铁片,说以过去的二十年起誓,终此一生不再踏上对方的土地;好过他们把后背交给对方,一起在乱世中杀出一条血路,最后的最后背道而驰——乱世同盟者六,死、离、病、囚。

……也好过、多年之后东陆的皇帝,抢过史官之笔,固执的写“南淮者,人间之胜境……”
北陆的大君每年春天带着酒去草原南方,可天拓海峡那么宽,以羽人的视力都看不到对岸。

他们皆壮年而死,以死亡为句点的一生之盟,亦不过转瞬匆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