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折笺本丸的微日常·满城尽是弟妹控·下

琳琅满目。

目不暇接。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啊呸呸玩什么接龙。

审神者与近侍在逛街。

审神者与近侍短刀在逛饰品店。

审神者与近侍短刀乱藤四郎在逛第十五家饰品店。

嘛……人类女孩子喜欢逛街逛饰品店是很正常的事嘛啊哈哈。

但她逛了十五家饰品店没一样东西是给自己买的。

“呜啊好漂亮!小若戴起来一定很好看。”
“这个的风格也跟她很搭呢……要不要买……” “耳钉……不知道小若有没有耳洞……算了!女孩子长大几乎都会打耳洞的买了再说!”
“乱!乱!你说哪个礼品盒比较合适放这个啊?”
“Z…老姐……你已经从发带到发饰到项链到耳钉到手镯到簪子到钥匙链都买了,带出来的预算早就不够了吧?”
“嗯呐,没事!乱酱不是先和我去减价区把必需品兜完了嘛,买这些东西用的都是我的私房钱,没有动本丸资金的!”
“那就好……个鬼啊!主上,啊不,老姐你的私房钱不是一直很少而且基本都用来买书了吗?”
“预支以后的嘛,为了小若就算两个月不买书也无所谓啦。对了!乱你看这个毛绒玩具适不适合晚上抱着睡觉?呜啊,手感超——棒的!”

“主上。”
“嗯?”
“告诉我,‘小·若’到·底·是·谁?”

折笺看着自家露出危险眼神的近侍刀,汗毛倒竖。

小若是个昵称,其昵称的主人便是折笺心心念念的“妹妹”。 但两人其实并没有血缘,一开始只是朋友,后来慢慢变成闺蜜,再之后便以姐妹相称,几年同窗下来感情深厚的犹如亲生姐妹,再加上折笺天生的母爱过度症【并不】导致她直接进化成了死妹控。
可惜的是小若并没有成为审神者的意向,现在人在异国深造,一年加起来只能回来月余,这导致了折笺成天处于“妹妹不足”状态,一看到什么好东西就记挂着要不要留一份给妹妹,以及一看到适合妹妹的东西就控制不住掏钱包的右手……简称妹控,死妹控,无药可救的死妹控。

“像是一期哥对我们的感情吗?”
“对啊对啊乱你能理解就好……唔呼~”
“主上在……笑什么?”
“我啊,一直没和大家说过吧,‘折笺’这个审神者代号,其实不是我起的哟。”

少女热爱着漫画,而另一个少女热爱着音乐。

“如果我以后成了漫画家,出成了动画,小若要给我写片头曲和片尾曲还有唱哦!”
“好啊。”

但最后少女成为了审神者,另一个少女远赴异国他乡。

“审神者的代号,我帮你想好了,就叫‘折笺’,老姐的话,虽然是个起名废,但一定能明白这个名字的意思吧?”
“帮大忙了小若!不愧是我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博学多才温柔贤淑的妹妹!”就任前少女一把抱住自家妹妹,树袋熊一样蹭了良久。
“……再见。”

【信笺已折,往事成空 】




























“re——start!”

感伤消沉的气氛被少女一个拍手打断,女装少年抬眸,正对上弯腰俯下身来的折笺,随即那双给他编了头发的手绕到颈后,“咯哒”一声脖子上多了一丝重量,再低头时一条简约素净的项链明晃晃挂在胸前,流畅线条上微光一闪,划进苍蓝色眼瞳如星火顺逝。

“嘛,不要一副我和小若生离死别了的表情啊,虽然两个人的假期很难凑到一起,但我们姑且每年还是会见上一面的。比起本丸里好多刀们兄弟分离就再见不了面要好的多啦!快起来我们还要给大家带说好了的‘礼物’的!”

“可……”

“啊,你问项链吗?这是专门给乱挑的哦,男生女生带着都很适合的,虽然乱日常总穿着女装但毕竟是个男孩子嘛,什么时候想穿男装了配这个也很帅气的!要相信我的审美哟。”

“谢啦,”少年拍拍裙子站起来,冲着折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老姐♪”

——果然一期一振你还是不用再待在本丸了!!!!!!!!!!!!!!!!!你的弟弟们这些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以后都由我来疼爱了!!!!!!!!!!!!

“主上请把表情收一收眼泪和口水都要出来了。”

✿ฺ ♡ ✿ฺ ♡ ✿ฺ ♡ ✿ฺ ♡✿ฺ ♡✿ฺ ♡ ✿ฺ ♡ ✿ฺ ♡

“嗨!大家我们回来了!过来拿惊喜了!”

“哇——好漂亮!咦?甜的……能吃?诶……是糖!??”

“bingo!这个叫糖画,是我祖国特有的东西……大概。嘛,不过很好玩的!大家都有份!”

各个刀派的短刀一拥而上,捧着审神者为他们特意挑的图样各异的糖画想吃又不舍得,折笺悄悄走到自家初识刀身后,一个竹签敲了下去。

“是猫哟,你和安定的份——啊,虽然给安定猫有点那什么——但是不准换!一定要吃完!另外偷偷告诉你你的那只糖比较多,还有……辛苦了,清光。”

“啊啦,我算是被主上偏爱了吗?”

“不,是感谢。”

▁▂▃▄▅▄▃▂▁TBC▁▂▃▄▅▄▃▂▁

我……后藤还没捞回来……为什么……管不住……我……码字的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