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驱魔少年paro】坠航·1

实在想看驱魔paro的羡忘……但是讲真萌驱魔又萌魔道的人少……萌驱魔萌魔道同时又萌羡忘的更少……于是冒死渣了脑洞出来……
此章十岁羡十岁湛出没,大写的ooc(大概)
不知道怎么揣摩身世经历变掉还在这个世界观的两人(而且还是小孩伢子)就硬着头皮写了😭😭😭
大量解说且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清楚世界观【哭】
总之就这么开坑吧,不长【绝望】






坠航

1.

神之使徒与神之叛徒相爱,会是怎样的结局?

2.

【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
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
——因为在这世代中,我见你在我面前是义人。】

数千年前神与诺亚立约,让其得以从洪水中存活并延续人类的血脉,自此诺亚与其家人成为了人类的第二先祖——但不知是神抛弃了他们还是他们背弃了神,诺亚一族被遗忘在了历史的阴影中,怀揣着重现黑暗三日的愿望,制造“恶魔”屠戮人类。

黑色封底的书籍被人随意合上扔到一边,罪魁祸首扯开团服严严实实的立领勾住同伴的肩膀“呼啦”一下凑到人耳边带着笑意开口:“蓝湛你说诺亚一族好好的为什么非要重现那什么大洪水啊,有能力吃香的喝辣的受人尊敬偏要制造恶魔——嘿厨师长!好久不见,我要剁椒鱼头软烧仔鲢麻婆豆腐辣子鸡虎皮辣椒谢谢!——害的我们天天脚不沾地的出任务,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我都多久没喝到师姐的莲藕排骨汤了,这压榨职工的教团!”
被勾住脖颈的人不置可否,端着自己那份食物等魏婴与上到厨师长下到探索队员都打过招呼才一起走到长桌前坐下,一边接受恋人单方面的吐槽一边安静吃饭。

黑色教团,亚洲分部。
这世界上有黑暗便有光明,如果说诺亚一族是“黑暗”,那与恶魔和诺亚战斗的黑色教团就是所谓的“光明”。以阻止黑暗三日重现和消灭恶魔为目标的组织,下属各分部遍及全世界,但真正能破坏恶魔的只有神所赐予的结晶“圣洁”,以及被称为神之使徒,能运用“圣洁”的驱魔师。
总共只有109颗的神之结晶在大洪水时代被冲散到世界各地,教团收集百年却只堪堪集回半数,它们的适格者更是寥寥。奇迹的是这一代驱魔师前所未有的多,数量冲破了三十五大关不说,与圣洁的同步率也纷纷超过80%,堪称被神眷顾的一代——而魏婴和蓝湛,便是被神所眷顾的一员。

从小一起长大,一同作为驱魔师被训练并送上战场,天性跳脱的魏婴看着整天一张冰块脸的同龄人总不由自主的想捉弄——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直到两人十岁时第一次被外派任务为止。

虽然曾无数次的以恶魔作为假想敌人进行训练,真正面对这种以逝者之魂生者之躯做成的恶性兵器时还是因为经验不足而伤痕累累,游击周旋良久后终于抓到机会让两人斩杀恶魔……其代价却是照顾了他们一路的探索队员为了保护他们而死亡。

“活下去啊……神的…使徒大人……只要驱魔师活着,就有胜利的希望……”
“咳…而且你们还这么小,作为大人…必须……保护孩子啊……”

曾经抚摸着他们脑袋给他们糖果的大叔在眼前沙化坍塌,恶魔崩裂后被禁锢的悲哀灵魂消失于天际,新发现的圣洁在两人身旁忽闪着微弱的光,蓝湛拖着一身伤口拾起神之结晶,接通分部通讯后报告声音一如往昔毫无情感波动。谁料刚掐断对话就被魏婴打了个正着,一同出任务的搭档揪着自己衣领失控般质问自己为何看着同伴死在面前却没有悲伤之意,十岁的孩子忍了许久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答道“不能悲伤,悲伤会引来诺亚。”

“我的父亲……把母亲变成了恶魔。”

失去妻子后悲痛欲绝的男人,其悲伤引来了制造恶魔的诺亚,被神之叛徒诱惑了的人类充满期冀的喊出妻子的名字,召唤回来的却是不得不听命于诺亚的灵魂。
逝者被迫杀死生者并披上了他的皮囊,本应最早死在新生兵器下的兄弟俩因为叔父蓝启仁难得回家探亲幸免于难,其中的弟弟更因为发现是适格者而被教团着重培养,但自那次悲剧开始,孩子便不哭不笑。
不能悲伤,那样会重现悲剧,但他也无法开怀欢笑,父母的脸庞一次次出现在梦中,被兄长安慰也无法完全放下——更何况兄长也经历了同样的事情,他怎么能一直让兄长担心?

魏婴看着面前人沾满血污的脸上一道泪痕,颓然松手坐回地上,鼻子一酸干脆狠狠拿手臂擦了擦眼睛逼回泪水:“……那又怎样,我的父亲……和大叔一样是个探索队员,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死的!母亲…妈妈即使是元帅也死在了恶魔手里……我几乎都不记得他们俩的样子……!”
大叔笑着死去时他不可抑制的想起了同为探索队员的父亲,是不是曾经他的父亲也这样保护过哪个驱魔师?然后消失在不知何处的土地上?十岁出头的孩童即使被一遍遍灌输“圣战”的必然性也无法停止对父母的思念。
第一次消灭恶魔,第一次直面死亡,想起了自己亲人,听到了别人的过去,种种冲击砸在还是孩子的两人身上,直到后续支援部队赶到两人都一言不发,最后还是魏婴先打破沉寂,在快要抵达教团时低低的道了句“对不起”。

琉璃色眸子第一次明显透出了名为“惊讶”的情绪,下一秒同龄人的脸庞忽然凑近,道歉后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捉弄自己,甚至还举起了受伤的左手对天发誓。年幼的驱魔师愣怔几秒后垂下眼眸——
“嗯。”
“……对不起,魏婴。”

晨曦的光打在重新抬头的同伴身上,还挂着伤痕的脸努力摆出一个微笑,尽管奇怪到惨不忍睹,魏婴还是怔怔的愣在原地,半晌都没能再吐出什么话来。

……
…………
至于江枫眠和蓝启仁发现各自徒弟关系变得迷之密切,已经是很久以后,全都晚了的时候了……

———————————TBC———————————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