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驱魔少年paro】坠航·3

好了过了超久才来的更新……渣短坑【绝望】
听着halsey的control硬写出来的,所以把这歌当BGM也行……?

看过驱魔的人知道其实我给子轩和聂大开挂了😂😂😂😂,等级四恶魔跟诺亚一族哪有那么好打,不过一个是元帅之下最强一个是大元帅这个挂开的强行合理。
少年澄啊……其实只是小别扭,但还是把姐夫当亲人的。
子轩大大走好。





5.

血、血、血。

触目所及,皆为鲜红。

耳边尽是嘈杂嘶吼,认识的、不认识的、驱魔师的、诺亚的、恶魔的、缠绕交错回响在已经被战斗毁灭到看不出原样豪华宅邸中,复被新一轮的飞弹声压下去,层层叠叠震得人双耳欲聋。

——据情报所言,自温氏家主觉醒为诺亚后,温若寒就开始利用家族势力帮助他同为诺亚一族的其余同胞、把温氏作为诺亚一族新的据点,并于不知何时开始把他人类的族人制造成恶魔。等到黑色教团察觉的时候,温家已经有至少八成的人类变成了恶魔,还在不断侵蚀周边的人类城镇。所以教团当机立断,以亚洲分部作为中心,召集包括总部在内所有分部的战力对温氏进行总进攻。

精神已然麻木,手中三毒不知斩杀了多少敌人沾上了多少恶魔的血,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僚们不知疲倦一样奔驰在战场上,发动圣洁,透支体力——该说是幸运还是什么呢?亚洲分部的驱魔师们都是清一色的装备型圣洁,不像那些寄生型圣洁的同伴,即使无法再动弹分毫,躯体也会被寄生的神之赐物驭使,为“神”效忠。

不。
不对。
他们远不能称为“幸运”。

魏婴和蓝湛所在的北面战场现在已经成为中心,吸引了包括诺亚一族在内的敌人主力,而就在刚刚,他一直与之不对付,在他心里配不上姐姐却又娶了姐姐的金子轩,为了保护他被恶魔的子弹击中,须臾转瞬间化作战场上一抹新的尘土,和包围了他们的等级四恶魔一同埋葬。
被推开的时候江澄是茫然的,遇到五只等级四的必死决心还没从心中退去,恶魔的攻击就向一瞬怔忪的驱魔师们袭来,三毒未及发动子弹却已到眼前,千钧一发之际他只见到剑刃寒光凛然若惊鸿,摔倒在地时五只恶魔全数被切割成零星碎块,黑红色血雨被南美分部的支援挡在结界之外——然而做出这一切的功臣没能逃过来自恶魔的病毒,黑色五芒星爬满那张英气却曾被他嫌弃的脸,鲜血自使用圣洁过度的驱魔师口中涌出,江澄只从那人口型中模糊读出一句未说完的“阿离”,就看见朝夕相处的亲人散了身形化作尘土。
……而他甚至没来得及爬起来,去扶这个人一把。

大脑空白到发疼,他想姐姐怎么办?金凌怎么办?区区几小时之前他们还坐在一张餐桌前吃饭聊天,刚到两岁的小外甥坐在江厌离和金子轩中间奶声奶气叫着“爸爸妈妈”,怎么一瞬间那个家庭就缺损了一块拼图,他永远的失去了一个亲人?
绝望姗姗来迟,十七岁的驱魔师红了眼眶无意识的喊叫却流不出一滴眼泪,反应过来时只有满身的伤口和流淌着的温热血液提醒他他还活着的事实。

啊啊……这里是…战场。
从成为驱魔师的那一刻起就该知道了,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时间死去都是正常的,战场上没有时间悲伤,只有把眼泪变成鲜血流走,继续向前。


在战争里,唯一平等的,只有痛苦。

6.

“初次见面,年轻的驱魔师。”
“好久不见,吾等族人,继承‘快乐’的诺亚。”

7.

面容精致的西方人对东方少年微微一笑,抬手躬身间礼仪完美而无可挑剔,表情轻松如常恍若身处衣香鬓影的贵族宴会上——忽略掉作为背景的血腥战场的话。

“‘快乐’的……诺亚?”
滞涩缓慢的重复敌人口中词汇,一字一顿如牙牙学语的稚童,分明拆开来都浅显易懂,合起后却像他们国家中最佶屈聱牙的古文,难以消化。

奇怪……
本应用懒洋洋的语气笑着回击那个诺亚愚蠢的策反之语,抬头与那双鎏金色眸子对视时却不由自主觉得怀念,尽管这份怀念之情维和感大到令人作呕。
不好!
意识到的时候黑色脸庞已经近在眼前,诺亚脸上的笑意放大后他终于从中读出了一份微不可见的轻蔑。持剑右手被人钳制翻转,急速后退也没能逃过随便的锋芒,团服被划破后血肉也难逃一劫,新鲜伤口接触到空气痛的让人不由自主微颤一下,下一秒却因为背后熟悉的温度镇静下来,举剑警惕的看着对面敌人。

“还不醒来吗?吾——”

锵!

兽头纹长刀穿透诺亚心脏将其狠狠钉在地上,刀主人也于下一秒抵达现场,拔出武器后干脆利落斩下人头,呼吸之间就收割了一条性命。

大元帅,聂明玦。

驱魔师中最强战力之一对两个狼狈不堪的少年下达了撤退命令,魏婴长呼一口气刚想放松,方才被自己武器划过的地方却突然滚烫似烈火灼烧,双膝一软整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随便自手中掉了出去,圣洁铸造的武器瞬间锈迹斑斑无法再被人使用,而它原先的主人抬起头来金色瞳仁流光溢彩,所有皮肤都转变成了代表诺亚的黑暗。

“——魏婴!”

琴架断裂,块块沉木从完整的主体上分开崩碎,神之结晶打造的琴弦因适格者任性的使用轰然破碎四散成荧荧绿光,粒子状态的惊弦将琴架碎片消蚀殆尽——却也终于,挡下了聂明玦摇山撼岳的一击。
“撤销发动!他现在是诺亚,不是同伴!”

“不。”

昔日拨弦的手指鲜血淋漓,操控者表情却一如既往浅淡无波,发动到最高同步率的圣洁以两人为中心编织出没有缝隙的弦网,细细密密将他们保护笼罩。蓝湛呛咳出一口鲜血放下双臂,转头握住意识不清恋人的手,忍住反噬分出部分圣洁压制魏婴的诺亚化,思考片刻后将避尘放在了恋人的掌心。
淡色眸子被荧光映照后深深浅浅,十指相扣的地方血似鲜红珍珠坠落下去融进黑色团服里,他攥紧魏婴的手徒劳而又温柔的重复那个单调名字直到意识消弭……却从始至终不肯放弃。

聂明玦与随后赶来的江、虞、蓝三位元帅终于破开结界时看到疑似诺亚的那个昏迷不醒肤色却恢复成原样,而另一个——自指尖至全身一寸寸被荧绿晶体包裹封闭起来,除驱魔师外无人可以靠近触碰。

“……”

“都带回去。”

“蓝忘机送到医疗班救治,魏无羡疑似诺亚,和剩下的温氏人类交给‘鸦’部队囚禁。”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