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混乱邪恶】跨墙无数,现阶段而言除了仙剑秦时es其他都是用来消遣的√以让我自己开心为第一目标,并不在意默认规则,但是尽力不ky吧×

【驱魔少年paro】坠航番外·年(上)

最近沉迷all亚all娜无法自拔突突突去啃陈年旧粮然而并不够(ಥ_ಥ)  所以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拖了辣——么久都没更……DGM虐的我肝疼QAQ
不要问我为啥正文只写了不丁点会有番外,任性!天天被插刀我要蛇精病的甜回来!
全……全员放飞自我大概?ooc有,梗来自驱魔原作。
以上

 

   
   
   
    对于建址于中国的亚洲分部来说,农历新年已经成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假期——在分部40%成员和分部长都是中国人的情况下——并且一年一年的,演变成了毁灭性的狂欢日。
   
    众所周知黑色教团里有两个班是不能惹的,一是科学班,二是综合管理班,后者好理解,因为炊事由此班管辖,惹了就没饭吃,前者……则是由于科学家们的不(随)稳(时)定(抽)性(风)。
    ——打自总部传来的科学班必蛇精病特性即使经过蓝曦臣和江厌离两大温雅端正之人的的过滤依旧疯狂肆虐,更别提总分部科学家还经常调换,“歪风邪气”日日流窜永无休止之日……却正好,合了某人的愿。
   
    “魏!婴!!!!!!!!!!!!”
    ——一年一度的“狂欢日”,始于江某人一个气炸了肺的怒吼。
   
————————————————————————————
   
   
    “……”
    “……”
    抬起的手在空中一滞,晓星辰听着分部内经过了层层模糊依旧威力不减的吼声,笑容僵硬的转身:“……子琛,我们回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
    “……”
    宋岚皱眉盯着紧闭的大门半晌,最终摇了摇头代替同伴推开了它。
   
    “嘭!”
   
    “啊呀?小师叔?还有宋哥?欢迎回家!”
    正体不明的药水伴着少年人欢快跳脱的语声迎面扑来,在总部经历过无数次相似场景的宋·身经百战·岚条件反射侧身一躲,果不其然“嘭”的一声……接着就是背后一句无奈而又奶声奶气的“子琛……”。
   
    魏婴发誓他第一次看见那个泰山崩于前后左右我自面瘫如故的宋岚露出了可以被称之为“惊恐”的表情,随后宋姓驱魔师光速转身——没看到人——立刻低头——
    ……一个看上去约摸七八岁的小孩被埋在教团红黑色的团服里使劲挽着袖子想让自己的手伸出来。
    宋·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明明在总部从没中过招·星尘好可爱·岚瞬间明白了何以江元帅的儿子会如此怒吼星尘的师侄,并破天荒的,有了跟江澄同样的冲动。
   
   
   
   
    可惜罪魁祸首早就一溜烟跑没影了,只留下门口俩一大一小迷之沉默。
   
   
   
————————————————————————————
   
    在黑色教团里,过年等于什么?
    ……阖家欢乐团团圆圆鞭炮齐鸣胡吃海喝亲友相聚促膝长谈?
    错,是放飞自我。
   
    除夕那天一大早某魏姓祖宗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搜刮走了大部分科学班私下里暗搓搓研究的奇怪药水,思考了不到一秒干脆利落开了瓶“哐当”浇到了自家师弟头上。
    然后他看着江澄头上长出来的犬耳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在晚吟兄的怒吼声中逃了。
    ……
    ……
    ……
    对于少年忘机来说,新年只意味着可以不出任务完完全全的清闲而已,毕竟他所有还活着的亲人都在教团任职,出完任务回教团对他而言就是团聚,放假的几日只等于时间久有保障能多陪陪叔父和兄长的团聚。所以早上被搭档兼恋人泼了堆不明药水的事蓝湛全然没有放在心上,收拾好节日前夕他与魏婴写的任务报告书推门就向蓝曦臣的办公室走去。

    “喵。”

    “忘…忘机?!!!!”
   

    蓝曦臣从堆积如山文件中猛地抬头,看着下意识捂住嘴的弟弟,瞠目结舌。
    不怪他掉形象掉到如此地步……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弟弟会突然学起了猫叫他还听懂了忘机其实是想打招呼说一句“兄长”?!?!幻听了吧果然是幻听了吧临近新年要排好所有人的任务班次好让大家都能在这几天回来还要处理科学班最新传来的数据签发大堆文件外加应对总部调令太累了所以幻听了吧!
    不惜扭曲了角色设定都要催眠自己的蓝涣闭眼睁眼深呼吸后又清清楚楚听到了一声“喵”,这下再也没法自欺欺人了,只能苦笑着问自己弟弟:“魏婴?”得到肯定回应后忍不住一声叹息起身打算去科学班那找找还有没有解药——然后他不小心碰倒了手边一摞文件山,烟雾膨胀爆发吞没了兄弟两人。
   
    “咳咳咳……是谁把缩龄药放在这里的咳咳咳……”
    “……”
   
    缩水到七八岁模样的蓝家兄弟一个无奈一个沉默,正打算挽救挽救自己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敲之后推开了……他们严肃刻板而又风尘仆仆的叔父看见他俩的样子站在门口原地当机了几秒,一脸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蓝曦臣又看了看蓝忘机,猛吸一口气差点没晕过去,最后还是缓了过来,等兄弟俩稍微整理了下形象带着俩娃直翻储藏室找小孩衣服去了。
   
   
——————————————————————————
     “子轩——现在是过年呀,而且科学班都有解药的,就一会,可以吗?”
    在这个混乱的日子里,科学班的良心江姐姐江厌离没有选择救自己弟弟于水深火热之中,而是拿着瓶能使人性别转换的药水,少有的,拖长了声线,对着自己丈夫,撒娇。
    金子轩,男,25岁,已婚,现在遭遇人(节)生(操)大危机中——哪个男人被自己妻子用这种恳求的眼神盯着还能无动于衷!!!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世界第一好的老婆大人!
    号称元帅之下战力第一的驱魔师败了,如同许许多多的英雄前辈一样败在了美人关之下,金子轩叹了口气捧住妻子脸颊挤出一张嘟着嘴的脸,道:“就这一次!才不是因为心软了……我是说你都这么求我了洒一下也不是不——唔哇!”
    还没等他惯例的傲娇完,江厌离一瓶子药水就洒了过去,“嘭”的一个烟雾特效后,科学班班长终于看到了跟自己一个水平线的爱人,并心满意足的——
    把脸埋进了爱人胸里。
    “啊!果然感觉很棒!幸亏女孩子的子轩不是平的否则做出了药的成就感少了一半呢!”
    “!?!??????阿离你你你!”
    “嗝。”
    “……”
    醉了。
    估计还不是酒。
    ……大概又是科学班搞出的什么奇怪的东西,可以让人跟喝醉的状态一样。
    认命一样把妻子的头从胸前移到肩头,这时毫无征兆的,又是“嘭”的一声。
    ……等等他衣服上是不是还有剩下的药水?
    性转了的某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妻子“嘭”的一声,变成了男的。
    萧萧瑟瑟扶着江厌离回到房间看见了儿子,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孩子还嗷嗷待哺,如果金如兰小朋友再大上那么几年大概会崩溃一样的想爸爸变成了妈妈妈妈变成了爸爸这是什么鬼我怎么办……但是这时的他就几个月大一岁不满。所以小金凌自然而然——
      “哇”的一声,哭了。
   
    金子轩:生无可恋。

——————————TBC———————————

    总结一下↓

    魏婴:心满意足
    蓝湛:我什么都不想说
    蓝涣:哈哈哈……【苦笑】
    江澄:我就不信邪了!
    宋岚:……小孩可爱
    江厌离:zzzzz……
    蓝启仁: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金子轩:生无可恋
    金凌:哇哇哇哇哇哇!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