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驱魔少年paro】坠航番外·年(下)

深深土下座
持续性沉迷驱魔以及刀乱中……结果刀乱上不去急死了QAQ!QAQ!QAQ!
其实……有点想坑然而看到了一个赞给我打了鸡血,复健一样把这个恶搞先写完再说。
再次土下座。










    毛茸茸的,三角形动物耳朵。
    摸上去软软的,绒毛柔顺的服帖于手掌下,暖和又舒适的手感让人忍不住想多摸两下,想起来这么做不妥不该如此时身体早遵从本心摸了上去好几遍——约莫是缩龄药的副作用,身体变小了之后举止、行为、甚至是心性都有点向着孩童发展,比如看到可爱的动物耳朵就忍不住想摸,一玩上手后不亦乐乎莫名其妙的……就停不下来了。
    黑色的猫咪耳朵动了动,晓星尘满脸歉意却又有点依依不舍的放下手,一边对抱着他的宋岚道歉一边在心里默念“一定要忍住!控制住自己!不要再去揉子琛耳朵!”
    ……但是真的手感好舒服啊。
    从小就对猫猫狗狗等各种小动物特别喜爱或者说爱心泛滥,但是碍于教团任务繁多无法养宠物,最多也就是小时候跟着师父师姐出任务时拿自己口粮投喂那些无家可归小动物时趁机摸摸它们,和宋岚组成固定搭档后一是由于长大了,二是由于同伴的洁癖,喂则喂矣,摸却不会再摸了
    没想到这次一瓶缩龄药下去小孩心性全上来了,正巧宋岚也在愈演愈烈的药水互扔大战里被不知道哪个人误伤到了,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呼啦”一下两只黑色的猫耳朵从青年人的头上冒了出来。被抱着的缩水版晓星尘像个真正小孩一样好奇的伸出手去,被冷不丁袭击了的人身体僵硬了一瞬,头顶耳朵却抖了两抖,吓了伸手的人一跳,尴尬道:“活的?”
    黑色猫耳又抖了两抖。
    “……”
   
——————————————————

    不爽。
    不爽。
    超——级不爽。
聂怀桑攥紧了手里的药水,恨恨的盯着以前叫孟瑶现在叫金光瑶的中央厅新晋官员,打算找准时机就泼上去。
    倒不是他和这位新任官员有什么仇什么怨,只是之前孟瑶借着弹劾他大哥不仅认祖归宗还进入了中央厅内部,虽然作为珍惜动物中的珍稀动物(驱魔师中突破了临界点的元帅)聂明玦不会有什么实质性惩罚,但长达一年的监视不可谓不烦人。这次摸透了某人憎恶自己过矮身高的聂家老二问他一直以来的“狐朋狗友”(聂明玦语)魏婴要来一瓶药水加了点料一整天都蓄势待发……却在最后关头,被金光瑶躲过去然后全撒在了自家大哥身上。
本着“既然你觉得自己矮那么我就让你在还是成年人的基础上更矮”这一信条制作出的性别转换药水,针对非战斗人员体质特殊加料,聂怀桑有信心让某人身高降到一米五去。结果泼到大哥身上后不知是因为体质原因还是其它什么,聂元帅缩水到某个海拔后就停止了变化,然后皱着眉四处寻找早就畏罪潜逃了的肇事者,把聂家老二吓得一溜烟躲进科学班就没影了。

不爽。
不爽。
非常,不爽。
金光瑶神色不改继续同身边人交谈,装作根本不知道刚刚有人泼了瓶本该到他身上的药水,但是他背后散发的黑气不一会就逼走了通讯班的班长,和许许多多想要凑上来打招呼的人。
身为一个男性,说他对一米七这个身高满意了那绝对是假的,因此内增高什么的,显得人高的长款衣服什么的,基本已经是日常装备了。这次早有准备避开了聂怀桑的偷袭……却万万没想到,后续发展和他真中招的效果差不了多少。

身侧曾被自己弹劾之人皱眉环视四周,原本硬朗周正的面部线条因为药水作用柔和不少,大了一号的团服挂在(暂时是)女性的元帅身上松松垮垮……除了某个暴增的部位,括弧至少有D括弧完,还有最让人火大的——
为什么都性转成女人了聂明玦还是比!他!高!!!
愤怒的金光瑶默默握拳,转身刚打算离开这个打击源头,抬眼却看见同样中了“性转”这招的金子轩扶着妻子(?)往房间走,而且同样的,即使变成了女性,那位兄长还是比他高。
@##¥%@¥……*()&)*&!%……¥%#@#!!

今天的瑶妹,依旧在为自己的身高苦恼呢。
——————————————————

“让一下让一下!谢啦!诶诶前面的那位大哥小心让一下!”
“魏无羡你给我站住!!!”
两道旋风接连从人群中闪过,刚刚分开的裂缝如水潮般合拢不留痕迹,教团里共同生活了好几年的同伴们对这场景见怪不怪,好整以暇接着做手边未完成的事,有人甚至还和路过的两人打趣闲聊。
“魏婴你又捉弄江澄啦?好歹是个师兄过年就让他好好过吧。”
“哈,看上去已经晚了,你没看到江家小子头上的……呃咳咳,那什么他已经中招了吗。”
“其实挺可爱的生气做什——哇啊!”
恼羞成怒的江晚吟同志拿出缴获“赃物”中的一瓶,想也不想就冲着魏婴的背影扔了过去。

嗯,看来是生发药水。
江澄对瞬间混乱起来的场面漠不关心,倒不如说,已经气炸了肺并且以“想让魏婴血债血偿”作为目标的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带来了什么——更别提发现混乱人群中同样中招了的父亲,以及拽着丈夫“黑发三千丈”刚一回总部就被气着了的母亲了。

虞紫鸢卜一从总部回来就碰上了糟心事,儿子明显被姓魏的那小子捉弄了不说,丈夫也在一片混乱里火速躺枪,等她铁青着一张脸破开药水造成的烟雾,准备训斥儿子和那个惹祸精时,口中发出的声音却变成了特别严厉的……
“喵”
————————————

一片混乱。
科学班费尽心机藏起来的小发明被各班人员一瓶瓶刨了出来,古老节日带来的无限精力使所有人(大概)都像被打了鸡血一样纷纷坑害同僚,霎时间亚洲分部鸡飞蛋打滚滚烟雾笼罩大厅,每个角落里都有遭到飞来横祸的人惊呼或咒骂出声,而后带出新一轮打击报复。仗着亚洲分部里有蓝曦臣和江厌离这两大靠谱人士肯定不缺还原药水,昔有宿怨的,借机放松的,只是让气氛更热闹的……一一都甩开膀子,嫌现状还不够乱一样扩大战场。

蓝曦臣变小了,江厌离睡着了,说话只能“喵”的虞元帅气鼓鼓的拉着自家丈夫干脆扭头回房间就不出来了,就连蓝启仁,都因为避不开层层堆叠的烟雾攻击,最后顶着一对兔耳拒绝出现在任何人面前,更别提其他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管理的高层了。

闹剧的始作俑者却不在自己制造出的“成果”里,置身事外走在空荡荡的通道中有一搭没一搭哼着无名的曲调……并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满脸恶作剧得逞的坏笑与小孩的面无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哈哈,能看到小时候的蓝二哥哥也不枉我被老头子说教那么久,说起来进教团的时候我们俩都十岁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你……蓝湛你笑一笑呗,小孩子笑起来才可爱嘛,来,笑——”
“……喵。”

几秒寂静后魏少年诚实的流下了鼻血。

脚步声后是越来越远的厅庭,几乎要掀翻屋顶的声音渐渐地变小了,想要一雪前耻的人还在寻找早就离开的身影,万恶之源却心满意足的抱走恋人过二人世界去了,只留下一片纷纷扰扰的战场。

    这场盛大的混乱什么时候才能落下帷幕呢?
    嘛,谁管呢。(笑)

————————番外·完————————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