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7

森森觉得写的已经越来越OOC到天边OO到C已经换人了好吗!orz
今天被es剧情疯狂捅刀了……果然是血虐我推(看头像狂哭)“请至少能让我呼吸的轻松一点”什么的,“每次呼吸都痛苦的像是被人掐着脖子说‘去死’,‘去死’”什么的……我到底是怎么在这种状况下还坚持发糖的?!?我快要碎成渣不会写糖了QAQ!
顺带对上一章做点补充……之所以木清芳叙述的时候幼九没有反驳之类的,是因为那个时间点,是他伤害复刻最严重的时候,痛到迷迷糊糊的话都说不出来,只听清了最后一句问题,实在忍不住委屈,才恶狠狠的答了那句。
以及被护着的幼九都成那样了,你们想想当年的七哥……


七九线7

苍穹山奇景近日又多一例。

穿着仙姝峰友情制作私服的小孩抱着一个盒子站在被他找了半年茬的柳清歌面前,表情千变万化。

幼九跺了跺脚,几次想开口又把话咽了回去,最后看了眼面前依旧特别令人讨厌的柳清歌,以及身侧对自己一向很好,这次却难得强硬的木清芳,怀着壮士断腕的气魄把怀中木盒向上举,扔到柳清歌怀里,同时瞪着柳清歌,咬牙不情不愿的说了声“谢谢”。

说罢转身就跑,在一众弟子集体注目礼之下一踩木剑冲出了百战峰。

——七哥你早不下山晚不下山,为什么偏偏这时候下山!!!

——————————————————
事情还得追溯到那次突然受伤事件。

柳清歌等了片刻没等到提剑来袭的小孩,转头一看,就看见了脱手的木剑与滴落地上的血珠。
也迟疑了一秒是不是新的、骗他上当的招数,但妹妹孜孜不倦对自己灌输的,为幼年沈清秋辩解的话语在此刻终于起了作用,他弯腰把小孩往臂弯里一夹,带去了千草峰。

掌握着病患喝药与否生杀命脉的木巨巨听闻孩子“没人教过”那句话后,沉默良久,突然对幼九说,“你应该向柳师弟道谢”。解释半天,半劝导半威慑下让人自己准备了谢礼,然后趁着掌门下山去参加仙盟大会结束后的总结例会,压着幼九去了百战峰。

木清芳之前就奇怪过,掌门师兄除了门派共有的对门人护短外向来都是非分明不偏不倚,教导亲传弟子时也都按着这个路子,为何每次一遇到沈师兄就无条件的偏心,一等一的迁就……简直像是心有愧疚,在偿还着什么。
眼下沈师兄变小了,虽说会恢复之前的记忆,但在其长大之前明明该像对待同龄孩子一样教人错与对,可听沈师兄回答,却完全同之前一样,不论他做什么,都一味包容。

并非是自诩长辈或其他什么……只是他看着今日小师兄的神情,觉得若是不做些什么,眼下这个只仅仅是有些别扭,尚还柔软的孩子,日后真的要变回那个清清冷冷,把自己关进樊笼中的人了。

——————————————————

沈九抱着木剑,一言不发走在前面。

岳清源跟着沈九,一头雾水走在后面。

自这日傍晚,他从山下回来,小九就一直黑着脸,他接人回穹顶峰时甚至被踩了几下脚,问发生了什么时得又被踩了几下,一下子好像模糊的明白了什么,没再问下去。

——其后果就是现在,明明该是入睡的时间,沈九提着剑冲进了穹顶峰的夜色里,而他放下公文,也跟了上去。


“你还在这干什么?”
孩子仰头,神色里是熟悉的讥讽,说完后跟了一句,“既然有那么多公文要处理,不如不要管我。”
“小九……”
“别跟着我!”

沈九拂袖转身,刚要继续走,却被人按住了肩膀。
岳清源矮下身来与他视线平齐,抢在人张嘴正要发火的时候担忧开口:
“你口中全都是血。”

孩子立刻止住了话头,闭上嘴表情变换了好一阵,最后默默的,吐出一颗牙来。

大牙。

一下子两个人都愣住了,一大一小看着对方,仿佛有看不见的萧瑟秋风卷着落叶在他们之间吹过。

————————————————————

上面的牙掉了,往下面扔。
下面的牙掉了,往上面扔。

不知是从何处人家听来的习俗,两人却都一记就记了许多年。

……好像是为了新长出的牙不偏不斜,同时带着些为孩子祈福的意味,他们无父无母,得了这个习俗,每次掉了牙,就在对方的陪同下自己扔来祝愿自己。

山崖处晚风猎猎扬起两人衣袍,那颗掉下的牙仿佛成了停战的信号,带两人走到一处山崖停下。沈九拿舌尖舔了舔还带着些血腥味的缺口,抬头把那颗掉了的牙扔进漫天星辰中。

——希望小九的烦恼都能像这颗牙一样被扔掉。
岳清源看着身边明显心情稍霁的孩子,想。

他到现在也不明白小九为什么生气,从很久以前,他就不懂沈九会为什么而生气了。

可是他依旧想要这个人好,想要他开心。

自始至终,从未改变。














第二天百战峰弟子们时隔多日终于看到了浩浩荡荡(并没有)来访的青色队伍,最先发现的两人对视一眼,撒腿就往峰顶跑,边跑边扯开喉咙喊:“清静峰的又——来——啦——”





(届不到,届不到)
(邓摇.jpg)

———TBC———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