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

高先生以·颜·杀·人
他怎么那么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孝瓘/长恭/小殿下已将我击杀!我死了(满足升天)


……咳,那个什么英智蓝河子房瑾轩星璇长卿紫英一期哥三日月小教授邓校我还是爱你们的哈…哈哈……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18

(哈哈哈我终于能重新开始说相声了!!!虐什么虐,我可是说相声的咸鱼!根本不会写刀!这一章不是正文体是放飞自我的吐槽体)
(以及写到这我才确定变小里的尚清华不是飞机大大……)


七九线 18

安定峰,居家外出杀妖放火财政情报修理物流必备,全苍穹……不,全修真界后勤一把手,只要是在“后勤”范围,就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所以那日千草峰峰主前脚出了灵犀洞后脚召开秘密集会时第一个叫的就是安定峰峰主。

苍穹山派大概是第一次开连当代掌门都排除了的十峰主大会,其他人本来一头雾水这个会议的发起人,但听到是有关沈清秋的,就算摸不着头脑也都按传讯里说的,隐秘又迅速的去了千草峰。

等待着他们的是一头一脸的陈年玻璃渣和四百米大长刀。

某神医表示:独虐虐不如众虐虐,来,谁都别想逃🙃

可这些说到底只不过是模模糊糊的猜测,毕竟当年外放的消息是师兄外出除妖受伤回山闭关一年,要不是当年的木清芳随师父去救治时好奇探了探灵脉,怕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真相”。
……他们根据所见所闻约摸猜出来两位师兄分开后有什么“接我”之类的约定,也能猜出来这个“分开”里大概可能也许有掌门师兄的错,综合以前情状不像是接到了的样子,可之后沈清秋还是被掌门师兄带回苍穹山了啊?他俩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情报收集的大任不出意料交给了尚清华,并约定了什么时候收集全情报什么时候就在安定峰上,找个掌门师兄去灵犀洞照顾沈师兄的时间瞒着头顶俩峰主再开一次会。

安定峰不负众望,仅仅一个半月,就全查出来了。

……还得感谢穹顶峰清静峰两峰弟子,他们一峰给出了一年半之前沈九在散课后当着一堆弟子问的一句“秋家是怎么回事”,另一峰给出了一句“海棠小姐”,合一合——

“秋海棠”

有了明确人名当突破口之后好查不少,虽然天下同名同姓之人甚多,但姓秋的少,姓秋的家里有个小姐叫秋海棠还有个下人叫沈九的……就那么一个。

众人拿着安定峰费尽心思查到的资料,上面有以前秋家婢女的唏嘘叙述,有当年人贩子的回忆,有现在已经从乞儿变成人贩子的十五——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害两位师兄遭到分离的罪魁祸首——在重金诱惑下说出的陈年旧事。

——“你们当他有那么好心?估计我就算被踩成肉泥他眼睛都不会眨一眨,他当然不是去救我的,他救的是岳七。”
——“七哥……七哥是个很好的人,所以我们都找他当庇佑,不能说没有利用的心思吧……可是真的都听他的话,不过他偏心沈九根本就摆在明面上,横竖他们一到九才是一批,我们后来的根本插不进去。”
——“……我没想到秋家最后会被屠府,我对不起……九哥,可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供出他来,因为我真的真的特别讨厌他。”

至于残存婢女那里,得到的信息则是那时候的沈师兄能被任何人当出气筒,只要不被小姐知道就好,她们有时候心疼那个孩子,可是也不敢告诉小姐,最多抱抱他给他点药。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杀了秋家所有男丁和烧了秋家的,就是沈清秋,有些逃出去的仆妇看到当年的沈师兄一身血跟一个人走了。

再查一查,那个人是无厌子,沈师兄才出狼窝又入虎穴,手上跟着沾了好些无辜人的血。

而那个时候岳师兄被当时的掌门师伯提着连轴转,“出关”去完白露山之后一堆任务压下来,估计是掌门师伯当年怕他选好的大弟子又走火入魔什么的,岳师兄好不容易寻到任务间隙下了山去秋家……可那时候秋家早是一堆残垣断壁了。

再之后就是那届仙盟大会,无厌子突然销声匿迹,岳师兄带着沈师兄回了苍穹山。

苍穹山侦探团,推理出了一切。


这下子所有的异常都有解释了。

木清芳喃喃:“沈师兄其实特别怕苦特别怕痛,可并非不能忍之人,相反的耐受力还很高,原来是因为那些……吗?”

尚清华也若有所思:“怪不得我们峰当年给沈师兄在弟子房全铺盖好了他却不去住……大概是因为在之前的人生里,除了掌门师兄,其余的同性都对他非打即骂还恶言恶语的竞争,他只有在异性……尤其毫无心机的温柔异性那里,才会安心睡着吧。”

其他人想起几年前刚变小的孩子还没露出本性时装出乖巧的样子跑他们那里讨糖顺带套话套“沈清秋”有关信息的样子,心情复杂。

可现在所有的事全明摆着了啊!他们连沈九跟着无厌子的过去都查出来了!当然也知道那两位是错过了,能怎么办?说实话他们这四年下来挺……喜欢变小的沈清秋的,虽然老惹祸还蹭的累但是比不好好说话冷嘲热讽的成年状态要好的多。
眼见着少年九再这么记忆恢复下去就要一路歪去不高兴的沈清秋了,想,我们得解开这俩心结,否则以后再也不能这么逗小师兄了。

……所以你们的目的只是逗师兄???

至于感想……

什么感想?

还能有什么感想?

我们特么现在只想按着两位师兄的脑袋让他俩把话还有各自的心理活动全说清楚!!!

上代峰主们痛心疾首,我们到底怎么教徒弟的!为什么教出来的都这么八卦!还有你们这根本不是苍穹山侦探团!

你们已经向着苍穹山催婚小分队发展了!!!

(面对现实吧,不止你们徒弟,你们的徒孙都已经歪的救不回来了_(:зゝ∠)_)

所有长吁短叹的人里只有柳清歌一个画风不对。

柳大峰主:我为什么在这里,我来这有什么用??他小时候人生阴影关我什么事???去青楼还有理了吗?!?杀人也有理吗?!那个秋家倒是罪有应得。

尚清华听到之后却不知为何稍稍激动了一下,收了笑容表情严肃:“柳师弟,你可以站在道义的角度说他的行为是错的,但不要作为一个什么都拥有的人,持着理所应当的态度,对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要求他该当如何。”

“你也看到了,如今的沈师兄和以往差别多大,只要别人在其绝望之前给予善意,无论如何也……况且你能陪着沈师兄对练三年,其实早就不讨厌他了吧?”

柳清歌被木清芳拦下,黑着脸抱着乘鸾不说话了。

至于尚清华……他们很久之后才知道了安定峰峰主这次难得反常背后的原因。

第二次十峰主聚会因为怕被出了灵犀洞的掌门师兄发现匆匆结束了,并定好时间半个月之后再开一次会商量如何实施“按着两位师兄的脑袋让他俩把话说清楚”这个方案。

半月后,第三次十峰主大会,所有人大晚上正往醉仙峰赶时,收到了一条消息——


苍穹山派所有门人,即刻外出,寻找清静峰峰主。

———TBC———

评论(3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