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半九十九点九(完结之后再把名字改回去!)

我永存世间得以铭记你最荣光岁月。
而你已不在丢弃身后蔓转时光

【沈九中心】变小是好文明结局·上

(我以为能一发写完的……太高估自己了……写的稀烂不说还分了上下……绝望……)
(持续性微量【洛溟】预警,顺带打个广告!七九红线维护小队:657924080)


七九线TE

古语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然而到了沈九这,变成了“一鼓作气,被打断,逃,不回。”

可怜刚被一下暴击的岳掌门,才反应过来,向他剖表心迹的人就没影了,而且表白者跑了不说,等人携了明帆去清静峰时,却被告知“拒见一切来访者”,传话的弟子头低了又低,小心翼翼瞄了眼素来待人宽和的掌门师伯——没生气,只是带着无奈的笑摇了摇头——这才松了口气,对明帆道:“师尊还说,等大师兄回来后自去藏书阁抄高级心法三十遍……长,‘长长记性‘。”

明帆眼前一黑,下意识抬头望向岳清源,指望这位唯一劝得动小师尊,也帮他们免过几次罚抄惩罚的长辈能救他一命……然而这次他的算盘注定落空,清静峰弟子一贯的“救星”笑容和善:“清秋师弟做事皆有其用意,明师侄遵循你师尊命令就好,不会有错的。”

语罢又和传话弟子交谈几句,回了穹顶峰。


他大可书笺一封递上回答,也能灵力传讯、弟子带话,可这次年轻的掌门犯起了多年未有、不讲道理的固执,执拗决定站在沈九面前亲口回应那份破蛹而出的勇气……此时的他们只需等待,也终于能经起等待,待时光化去小小的恼羞成怒,即可同归。







穹顶殿里另一个不幸打断了师长交谈的大弟子耷拉着脑袋把需要过目的案卷公文整整齐齐堆好,他直觉明师弟此去是易水萧萧前途无亮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师尊不会罚自己的吧?他拜入穹顶峰后就没见师尊重罚过什么人,更别说因为私人原因——
好吧,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参照,师尊看上去老好人一个,真算起来却根本没人敢在他面前闹事,而唯一一个敢在师尊那里几次三番搞事的……

是沈师叔。

穹顶峰的大弟子打了个哆嗦,被刚归来的自家师尊投来了询问性的一眼,他连忙敛了心神,认认真真报告起今日收归上的事务,报告完毕正要出门时却被叫住了——师尊将他呈上的案卷粗略一分,退了半数回来。

“师尊!?”

“往后不用事事都交来过目了,为师相信你。”

……


事实证明能当掌门的语言水平都不是一般的“可以”,年轻的弟子起初还惊疑不定,想师尊是不是要罚自己,三两句话下去想法就被带跑了,满脑子都是“这是磨炼!是师尊对自己的期望和信任!”抱着一半案卷斗志昂扬跃跃欲试。

岳清源略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大徒弟热血满怀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有种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架势,习惯性忧心了门派未来几秒才想起来忽悠人的是从没骗过弟子们的自己,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狼毫浸入墨中。

……可他为什么突然起了这种堪称幼稚的,捉弄“报复”徒弟的心思?

青年提着笔悠悠然开起小差,视线越过砚墨简牍,落到木雕的窗外,如洗苍翠中一尾红色蜻蜓轻轻一点,栖过的草叶颤了颤,在某人含着笑意的眼瞳中展回原初。

约摸,是跟尚年少的沈九在一起待久了,白沙在涅吧。

——————————————————————————

绝地谷七岭连缀,地势曲折险峻,却不绝人生路,半年前四大派没怎么争议便敲定了此处作大会场地,苍穹山派车马出行几日就抵达了山谷,一众师长辈例行寒暄后落座高台——包括沈清秋。

作为宗师级人物,长久不出现势必引起它派疑问,好在修真之人闭关三年两月都算“正常”,前几年苍穹山派对外的官方解释是“清静峰峰主在闭长关”,而这次,一则六年不见人影确实有点久,二则沈九外貌已经恢复到了十八岁,虽然怎么看怎么都余了丝少年意,换上峰主服后却生生压住了那点盛气,加上“闭关时遭到反噬导致修为和外貌暂时倒退”的解释,倒也没什么大违和感。

大会开场按部就班宣读规则,给新秀下注的传统自然也被人提了出来,几个峰主纷纷押了自家得意弟子几百至千余灵石,齐清萋下完注后看站在一起的洛冰河柳溟烟,没忍住,拿胳膊肘撞了撞柳清歌,问:“你不给你那徒弟也押一点?”

柳清歌冷哼一声。

随手在明帆和宁婴婴身上扔了几百灵石的沈清秋闻言抬眼,扫过柳清歌表情,又顺着齐清萋视线看向相谈甚欢的洛溟二人,心念一动,转头押了洛冰河两百灵石。

——虽然两人关系早不似变小前水火不容,一年半前全山找人事件更极大程度缓解了他俩下意识对对方剑拔弩张的习惯,但沈九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让柳清歌不痛快的机会,他不痛快他就开心。咬牙切齿想置人于死地的嫉恨是没了,不过没事膈应柳清歌一下实在是令人身心愉悦……尤其在他恢复了来苍穹山派的记忆之后。

清静峰峰主说话的声音不小不大刚好传进抱剑而立的百战峰峰主耳中,柳清歌头也不回,道:“我的弟子还不用别人来鼓励。”

“仙盟大会没有规定过只许为自己弟子下注吧?”

柳清歌终于转身,与沈清秋对视:“他要不夺得魁首回来,也不必再当我亲传弟子了!”

正与昭华寺方丈寒暄的岳清源被这番动静惊动,连忙过去打圆场:“好了,低声。清秋说的没错,仙盟大会确未规定只许为自己弟子下注,洛师侄天资聪颖又勤于修炼,柳师弟不必对他如此严苛……我同清秋一起押洛师侄两千灵石,莫要再吵了。”

沈清秋挑眉,折扇一合施施然踱回自己座位。

柳清歌脸黑了又黑,碍于岳清源刚刚说的话,只能扭头离开。

“——既然掌门师兄押了洛师侄,那我也押一些吧。”

围观了全过程的魏清巍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兴致勃勃,其他峰主这下终于找到了起头人,洪水开闸一样纷纷给洛冰河下起注来,零零散散加起来居然到了五千之数,柳清歌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会被全体师兄弟师姐妹“背叛”,瞪大了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此时身边最后一个未掺和进这事的人都含笑开口:“我也……”

“清芳?”

木清芳拍了拍柳清歌肩膀,递给他一杯半温的茶,下注去了。

柳清歌“孤零零”站在原地,半晌,一口闷了那杯茶。

—————————————————————————

某种意义上……洛冰河并没有辜负众位长辈的厚望。

进入绝地谷没多久他就遇见了柳溟烟,两人碰面时皆是一怔,而后却笑了起来,他们举剑隔着剑鞘轻轻一抵,便转身背对彼此分开,再之后,柳溟烟短短半个时辰内登上了榜单第二,洛冰河却因帮助他派弟子始终徘徊中游。

高台上其他掌门早因苍穹山派几乎所有峰主都给洛冰河下注而关注起这个年轻的弟子,除了幻花宫宫主开始时微有失态,其他人对少年的评价皆是“品性上佳”,交口称赞了一轮后又是枯燥的观看。

——直至子夜。


———TBC———












问题结症之一是……很久以前脑结局的时候BGM是“前前前世”,写这章时BGM是vc版的“东风第一枝”,提问,东风第一枝和前前前世之间差多少首BGM才能歪过去?

评论(13)

热度(73)